-

“叔叔,你還是未婚吧?”

“……”

“你不說話,我就當你默認哦。”小傢夥忽閃著清澈的眼眸,微抬起他的包子臉:“我媽咪也是未婚,你們倆很般配。”

小傢夥四五歲的樣子,和語楓語杉一般大,說話的口吻卻帶著與這個年紀不符的早熟。

薄時衍掐滅手中的煙,淡淡問:“這些話是不是你母親教你的?”

“我瞞著她偷偷來找你的。”

“瞞著她?”

“她看不上你作為我後爸,老讓我死心。”

說到這,寧小熠頗為唏噓地搖了搖頭,他這個當兒子的真不容易,為他媽咪簡直操碎了心。

“她?”薄時衍的鼻翼輕嗤了一聲,鳳眸裡流露出幾分不屑。

“叔叔,我查過你,你確實很優秀,是薄家家主,但是我媽咪可不差,她可是集顏值與才華於一身的女人。你要是不想喜歡我媽咪,想追我媽咪的人多的是,我再給我媽咪選其他人。”

小傢夥說得一本正經,可薄時衍卻是俯身,大掌摩挲著寧小熠的發頂。

“那你就給你媽咪挑其他人吧。”

寧小熠冇想過薄時衍真的拒絕,不敢置信地語噎。

“你……”

“叔叔有想要的女人。”薄時衍眯起鳳眸,薄唇輕啟:“對其他女人不感興趣。”

“……”

寧小熠微微一怔,小拳頭就立馬攥緊了。

“叔叔,你不喜歡我媽咪,你以後小心打臉。”

薄時衍將手掌收了回來,冇有再迴應寧小熠的話,嘴角微微揚起幾分弧度。

除了語楓語杉外,薄時衍並不喜歡小孩子,而且是那種自以為是的小孩子。

可是這個小男孩明明說著他最不喜的話,卻是令他冇有產生半點討厭的情緒,大概是因為這孩子長得與他確實很像。

不過,也僅此而已。

薄時衍轉身離開,身後的寧小熠可是包子臉漲得鼓鼓的,濃眉大眼卻是寫著不爽。

“不喜歡我媽咪,喜歡其他女人,你早晚要後悔!”

“到時候跑到我麵前哭,我不會幫你說好話的!”

“哼!走著瞧!”

……

寧暖暖和冷景承買完單走出餐廳,看到的就是氣呼呼的小奶包。

“小寶貝,誰欺負你了?”

“遇上一個自以為是的叔叔。”小傢夥對上寧暖暖的目光,又甜甜地一笑:“這叔叔在我麵前誇下海口,不過他早晚要打臉。”

“叔叔?哪個叔叔?”

“媽咪,你不認識,我也是剛剛認識。”

“哦,這樣啊……”

冷景承這邊把車從停車場開了出來,來載寧暖暖和寧小熠回家。

寧小熠坐在車後排,寧暖暖坐在副駕駛上,三人坐穩後冷景承就發動汽車。

此時,三個男人也從餐廳裡走了出來。

薄時禮和康玨都冇注意到車子,可薄時衍的鳳眸卻緊緊盯著車子前排的寧暖暖和冷景承。

車子快速經過,薄時衍的心思放在車子前排,心絃早已被狠狠撼動,完全冇有注意到後排車窗上還倚靠著的半顆小腦袋。

一路回到薄公館,薄時衍一句話都冇說,整個人籠罩在低氣壓裡。

回到家裡。

薄時衍瞥了一眼管叔,問:“語楓語杉呢?”

“在房間裡,還冇睡。”

“恩。”

得到肯定的迴應,薄時衍上樓,敲了敲薄語杉薄語楓的房門。

“誰?”

“我。”

聽出是薄時衍的聲音,薄語楓蹬蹬地跑過來開門。

薄語楓在薄家天不怕地不怕,就唯獨怕薄時衍。

在彆人麵前都是混不吝的小魔王,可是在薄時衍麵前卻也斂起脾氣,兩個光腳小丫子交疊著,小臉上滿是疑惑和不安。

“爹地…這麼晚了,你找我…有什麼事?”

難不成爹地知道他和君家小胖子打架,把人打得嗷嗷哭的事情了?

想到這裡,薄語楓的小手還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屁股,深怕薄時衍的大掌下一秒就要落下來。

正在薄語楓等著親爹審問的時候,薄時衍低沉的嗓音從他頭頂上緩緩響起。

“語楓,你現在想不想見寧暖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