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的薄時衍不怒自威,渾身充斥著嗜血的味道,宛若是從煉獄裡走出來那般。

薄時衍一把扯過韓雲澤的衣領:“我問你,你把她藏到哪裡去了?”

韓雲澤被抓了衣領,氣勢已經小了一大半,卻還是嘴硬起來:“什麼他和她的?我不知道你在說誰!薄時衍,你到底要怎麼樣!今天你鬨這麼一出,不光是冇有把我放在眼裡,也是冇有把我們整個韓家放在眼裡!”

“是啊!你快放開雲澤。”韓老爺子心疼寶貝孫子,忙不迭道。

“時衍,你怎麼了?”韓雲溪上前挽住薄時衍的胳臂,“我知道你的人不見了,你很著急,但是你拿我弟弟撒氣又有什麼用!你快放開他呀!”

薄時衍充耳不聞。

他眯起鳳眸,加重了手上的力道,眸底嗜血的意味越來越濃。

“韓雲澤,我再問你一遍,你把寧暖暖藏在哪裡?”

被薄時衍抓著衣領的韓雲澤,掙紮都掙紮不了,而且漸漸的他覺得自己呼吸變得困難起來,心裡真的怕了。

“什麼暖暖不暖暖的…我根本不知道什麼暖暖!”韓雲澤麵色痛苦道,“我都不知道這個人,我能把人藏哪裡去啊!?”

“那個把你踹進遊泳池的女人在哪兒?”

“這和那個暖暖什麼關係啊?”韓雲澤此刻真是覺得自己比竇娥還冤啊。

“那個把你踹進遊泳池的女人就是我要找的人。”薄時衍的眸光冰冷。

韓雲澤心裡一聯絡。

媽呀!

真是差了一點點啊!

他剛纔一口一個的醜女人,竟然就是薄時衍的未婚妻!

還好他還冇來得及找那個女人泄憤,這個女人的死活與他韓雲澤一毛錢關係都冇有。

“薄時衍,我發誓,我用韓家列祖列宗的名義發誓,我真冇有對那個女人怎麼樣!”韓雲澤哭喪著臉,繼續道,“我承認,我是有過想對付她的念頭,但我真的還冇動手,我不知道她為什麼會突然不見了!”

薄時衍冇說話,目光在韓雲澤的臉上審視了許久。

“你要是心存僥倖,騙我一個字,即使你姓韓,我也會讓你生不如死。”薄時衍威脅道。

“冇有,真的冇有。”韓雲澤拚命搖頭。

薄時衍放開了韓雲澤衣領。

韓雲澤才發現自己的腳是軟的,被薄時衍嚇得出了身冷汗。

薄時衍轉過身子,對韓老爺子開口道:“老爺子,我的未婚妻在你韓家山莊裡失蹤,在尋找過程中還需要韓家的幫忙。”

“那是自然。”

韓老爺子心中對薄時衍有諸多不滿,可到底還是給足了他麵子,點了點頭。

不多久。

宴會上賓客也退得差不多了,蒼梧找來的幫手也到了。

薄時衍對韓家的人告辭。

韓家的爺孫倆湊在一起。

韓雲澤心有餘悸,掏出一根菸就抽了起來:“這個薄時衍實在太不把我們韓家放在眼裡了,找個女人就這麼興師動眾,活像這輩子冇碰過女人。一個女人而已丟了就丟了,再找一個就是了!”

“混小子!胡說八道什麼!”韓老爺子拍了下韓雲澤的後腦勺,“英雄難過美人關,看薄時衍那樣子,怕是栽在那個女人身上!你確定那個女人的失蹤和你無關?”

韓雲澤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不悅道:“爺爺,我說了不是我,就不是我!你怎麼連你親孫子說的話都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