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冰河,我越來越覺得事情不對勁。”洛顏滿臉擔憂道,“我給暖暖打電話,電話是通了,卻一直冇有人接聽,我現在越來越擔心,心都揪起來了。”

沈冰河之前覺得是洛顏孕期胡思亂想,但現在隨著時間的推移,他也開始意識到事態不對。

“顏顏,我們不要自己嚇自己。”沈冰河扶住洛顏的肩膀,“你肚子裡還有孩子,不能情緒太過激動,也不能大幅運動,我和爸媽分頭去找暖暖。”

洛顏的心裡七上八下的。

好在有沈冰河的分析下,才讓她稍微平靜下來些。

“暖暖是我們洛家的恩人,今天又是陪著我們一起來的韓家。”洛顏咬了咬唇道,“冰河,你一定要找到她,儘量確保她安然無恙。”

“好,我答應你。”

洛顏待在原地。

沈冰河與身邊的洛家輝與洛夫人交流了下,三人都放下酒杯,開始在宴會上以及整個山莊範圍內去找。

韓家給韓雲澤辦的生日宴會,砸了不少錢,可以說是彆開生麵。

洛顏完全看不進去,隻攥緊掌心中的手機,等待能收到關於暖暖的訊息。

突然間。

洛顏從身後被拍了拍肩膀,她以為是寧暖暖,脫口而出:“暖暖,是你嗎?你知不知道你差點嚇死我?”

洛顏轉過身,看到的卻是一襲黑色西裝的薄時衍。

“薄…薄時衍?”洛顏喃喃道。

“暖兒呢?”薄時衍俊眉緊攏,問道,“據我所知,她應該是跟著你們洛家一起參加今天韓雲澤的生日宴會,為什麼我隻看到了你?”

洛顏的眼眶憋得通紅。

“薄時衍,暖暖她…不見了……”

洛顏不敢有所隱瞞,將寧暖暖離開許久,又聯絡不上的事告訴了薄時衍。

聽完之後,薄時衍的目光頓時冷凝下來,整個人彷彿散發著危險懾人的氣息。

“她與你們失聯有多久了?”

“兩個小時……”洛顏無措地說道,“我們一開始以為她不喜這種場麵,應該是躲在哪邊偷偷喝酒,以為她會自己回來,可現在那麼就都冇回來,我擔心她是不是遇到了什麼意外?”

薄時衍瞥了一眼還在宴會上滔滔不絕致辭的韓雲澤。

不管暖兒的失蹤是不是和這個人渣有關,今晚這個宴會到此結束了。

“洛顏,你待在這裡彆動。”薄時衍抿了抿唇道,“我一定會找到她的。”

薄時衍給蒼梧打了一通電話。

打完後,薄時衍走上宴會中心,從韓雲澤手裡奪過話筒。

“今晚的宴會到此結束,請所有的賓客有序退場。”薄時衍淡淡道,“我知道這很掃興,但我薄時衍的未婚妻在宴會上失蹤了,我必須找到她。

韓少爺的生日我會補上一份大禮,也會給在場的每位賓客送上一份小禮聊表心意。”

薄時衍的話音一落,整個宴會嘩然。

“那人是薄時衍!薄時衍都有未婚妻了?”

“未婚妻突然失蹤!怪不得他急成這樣!”

“我還是第一次見薄時衍做這麼衝動的事,看來那個女人在他心目中分量極重啊!”

“薄時衍說會送我們禮物,想來這禮物也不會太寒酸…走就走吧。”

“……”

雖然是韓家的宴會,但這些賓客不至於自己為韓家強出頭。

薄家的聲望並不比韓家差,賣薄時衍幾分麵子,將來對各自家族發展算是百利而無一害了。

賓客們如潮水般退去。

韓老爺子還冇發聲,韓雲澤這個生日宴的主人先發製人道:“薄時衍,你彆欺人太甚!彆以為你是現任薄家家主,就可以不講道理!今天是我的生日,你憑什麼說結束就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