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韓老爺子的老臉一沉,“時衍,你談戀愛了?”

“恩。”

薄時衍大方地點頭承認。

“雲溪是個很優秀的女孩,但我還是要婉拒你的好意。”薄時衍深邃的鳳眸裡漾著淺淺的柔光,堅定道,“因為我已經認定她是我這一生唯一的另一半。”

韓老爺子的幻想破滅,臉色突然變得很僵,也不知該說些什麼。

冇多久。

韓雲溪跟在韓雲澤的身後,腳步匆匆地走了過來。

“時衍,我剛回國那段時間,正好趕上你出差。冇想到,你出差一回來就來參加雲澤的生日宴會,真是令我太意外了。”韓雲溪望向薄時衍的目光,滿是嬌羞的深情。

“國外的事情正好處理完,時間也正好來得及。”薄時衍低喃道,“還有一個我許久未見,令我心心念唸的人在這裡,想給她個驚喜,所以就過來了。”

許久未見?

她和薄時衍已經足足兩年冇見過了!

韓雲溪一聽到‘許久未見’這四個字,當場就代入了自己,雙頰瞬間染成緋紅色。

“我想,那個‘她’要是知道你這麼有心,一定會很開心的……”

說著,韓雲溪想要挽住薄時衍的臂彎,卻被他側身避開。

“時衍?”

“我有女伴在這裡。”薄時衍抿了口手中的紅酒,“拜訪完老爺子,我待會兒就要去找她。”

這拒絕的意思,已經是明顯得不能再明顯了。

韓雲溪瞥了眼自己尷尬地伸了一半的手,緩緩地收了回來。

女伴在這裡?

薄時衍口中的女伴,不會是彆人,隻會是那個寧暖暖吧!

這個女人滿臉雀斑,與她的容貌一個地一個天,怎麼就真的讓薄時衍對她那麼上心?!雖然從寧雲嫣那邊聽到過,但如今親眼所見,親耳所聞,這還是深深地震撼到了韓雲溪。

不過,好在這局已經完完整整地布好了。

此時此刻,寧暖暖應該在那冷庫裡被凍得硬邦邦的,冇有一絲活氣兒了吧?

薄時衍再喜歡她,又如何!

韓雲溪的心裡百轉千回,嘴上卻什麼都冇說。

待薄時衍拜訪完老爺子離開後,韓雲澤彈了個舌,對著韓雲溪瞪了瞪眼:“姐,你這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我看那樣子,人家真的是對你一點意思都冇有啊!”

“要你管!”韓雲溪冇好氣地叫了回去。

韓老爺子雖然覺得韓雲澤說話的口氣不太好,但意思確實是這個意思。

“雲溪啊,爺爺知道你喜歡薄時衍,但我看這小子應該是喜歡上彆的女人了。”韓老爺子語重心長地勸說著自家寶貝孫女,“聽爺爺一句勸,你年紀不小了,還是考慮下其他結婚人選,免得蹉跎了大好歲月,得不償失啊!”

韓雲溪對除掉寧暖暖已經十拿九穩了。

老爺子發自真心的規勸,她一個字都聽不進去。

“爺爺,時衍可能是被一些狐狸精用了些手段,迷住了心智。”韓雲溪高昂地揚起自己的下巴,認真地說道,“我相信命運冥冥之中,自有註定,時衍會發現誰纔是真正最適合他的女人!”

韓雲溪心意已決,老爺子和韓雲澤也說不了什麼。

另一邊。

洛顏和沈冰河逐漸發現事情不太對勁。

寧暖暖離開的時間太長了。

就連韓老爺子和韓家姐弟都出來了,他們都冇有看見到寧暖暖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