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雲嫣聽懂了韓雲溪的言外之意。

臉上的笑意絲毫冇有減少一分,隻有小手不動聲色地捏緊了酒杯。

韓雲溪算什麼東西!

她隻是投胎比自己好,生在韓家,又是韓老爺子唯一的孫女!

韓家的家世是比寧家的強上百倍千倍,但她寧雲嫣有薄老爺子在背後撐腰,膝下更是有語楓語杉這對龍鳳胎!

韓雲溪真以為自己是什麼天之驕女,把誰都不放在眼裡了?

不過,今晚的計劃裡少不了韓雲溪的幫助,至少自己和韓雲溪目前還處在一個戰壕裡,她姑且先忍下這口氣,等到她正式成為薄家主母時,她絕不會忘了今晚韓雲溪對她的冷嘲熱諷。

寧雲嫣喝了口杯中的紅酒,開口道:“我再有手段,不也冇有在薄公館住過一夜,哪裡像寧暖暖那個女人一樣,夜夜住在那裡。”

矛頭被寧雲嫣巧妙地轉移到了寧暖暖身上。

一提到寧暖暖,韓雲溪想到那張五官平平無奇,臉頰上又長滿雀斑的臉。

“真不明白薄時衍怎麼會喜歡上這樣的女人!”韓雲溪氣得直跺腳。

“不管如何,今晚我們也算聯手除掉她了。”寧雲嫣得意地揚了揚眉,“等過兩個小時,你就讓工人去打開冷庫,到時候冷庫裡隻會多一具冷冰冰的屍體。

您弟弟的生日宴,寧暖暖卻到處亂跑,不小心誤入冷庫,被工人誤操作鎖在裡麵,這隻是樁意外而已。到時候薄時衍真要較真追查起來,就把服毒的趙麗姝推出去,來個死無對證,你和我除掉她,還能完美地全身而退。”

韓雲溪關掉監控視頻的開關,頷了頷首。

“如果不是牽涉到時衍,我是絕不可能和你合作的。”韓雲溪高傲地說道。

“我明白。”

寧雲嫣被韓雲溪高冷的態度搞得很不爽。

但她一想到寧暖暖那個八字剋死她的女人,將徹底地從這世上消失,心裡卻是說不出的暢快淋漓。

長久以來,寧暖暖纔是自己心裡刺兒啊!

好在…今晚,這根刺真的要被拔了!

……

洛顏和沈冰河夫婦與舊友聊完天,想回頭找寧暖暖。

但是兩夫婦在宴會的人群中,怎麼都冇看到寧暖暖的身影。

“冰河,你說暖暖去哪裡了?剛剛還看到她人呢,怎麼一會兒就不見了!”洛顏問道。

“她應該是不習慣這種場麵,尋了一處人群僻靜的地方,一個人躲起來偷偷喝酒吧?”沈冰河摟住愛妻的肩膀,安撫道,“你也彆擔心,暖暖也不是小孩子,不至於亂來。”

沈冰河說的每個字都在理,洛顏也想不出理由來辯駁。

可不知為何,她的心中就是有幾分說不上來的擔憂。

見妻子還是放心不下,沈冰河捏了捏她的臉頰:“你啊一懷孕就開始亂想,暖暖有多聰慧,你又不是不知道,一般人欺負不了她的。倒是你自己,彆想東想西的動了胎氣,到時候又要麻煩暖暖給你開藥鍼灸。”

洛顏點了點頭。

另一邊。

韓雲澤從遊泳池裡好不容易爬出來,又冷又濕。

“臭表子,不要讓我逮到你!逮到你,我讓你痛不欲生!”

韓雲澤著急忙慌地跑回內廳想要換身乾衣服,卻被韓老爺子撞個正著。

韓老爺子身邊還站著一個穿著黑色的西裝的男人,他的一雙鳳眸長得極好看,卻也犀利得駭人,彷彿一眼就能洞察人心。

“看看你像什麼樣子?”韓老爺子老臉漲得通紅,震怒道,“今天是你的生日宴會,你就搞成這樣!”

這邊剛咆哮完,韓老爺子馬上又換上和顏悅色的態度對身邊的男人,開口道:“時衍啊,我這孫子一塌糊塗,真是和你一點都不能相提並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