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麗姝從身後掏出一塊白帕,死死捂住寧暖暖的口鼻。

“唔……”

寧暖暖的杏眸圓瞪,不敢置信地望向趙麗姝。

趙麗姝的眼裡充滿著掙紮,但她自始至終抿唇不語,手上的力道未減半分。

直到寧暖暖的眼皮合上,身體徹底不再掙紮,趙麗姝這才鬆開了手。

望著癱軟在地上的寧暖暖,趙麗姝驚魂未定,胸口劇烈起伏著。

“她…她已經暈過去了……”

趙麗姝的聲音氣若遊絲,可是她說的每個字都順著耳飾吊墜裡藏著的無線通訊器,清晰地傳到了另一邊。

“你要我做的…事情…我…我都做到了……”

寧雲嫣就是個長著仙女外表,但內心肮臟的魔鬼。

趙麗姝曾經一直抱著僥倖心理,想著自己順從她就會相安無事,但卻一次次被她控製著,一步步朝著她的主意去作惡。

“麗姝,暈了還不夠。”寧雲嫣的聲音從無線通訊器那頭傳了過來。

“你又要我做什麼?”趙麗姝牴觸地問。

“喏,你身後有個倉庫門看到了嗎?”寧雲嫣緩緩道,“那個倉庫門冇有關,你過去一推就能打開。”

趙麗姝按照寧雲嫣的指令,用力一推,果然將倉庫門推開了。

倉庫門一推開,裡麵的冷風就撲麵而來,比冬天的寒夜還要冷。

這不是普通的倉庫。

而是山莊存放生鮮食物的冷凍倉庫!

隻是站在倉庫門口,趙麗姝就已經被凍得狠狠打了個顫兒。

“你,我要你把寧暖暖拖進去。”

寧雲嫣說得很隨意。

那感覺…就像是慵懶的午後,隨便吃下一塊芝士蛋糕。

“把她拖進去,她會死的。”趙麗姝忍不住開口道,“這裡麵至少有零下十度,寧暖暖在裡麵可能半小時都撐不住。待上一小時,就算是大羅神仙都救不回她的!”

“死就死了吧,反正她也就是賤命一條,冇什麼可惜的。”寧雲嫣淡漠地說道,“反倒是你,你在監控下迷暈了她,不管她有冇有好歹,我把這段監控交給警方,你死活都脫不了乾係。

就是不知道到時候,你最喜歡的哥哥要怎麼看待你這個凶手了?”

“寧雲嫣,你算計我!”趙麗姝痛恨得咬緊牙齒。

“與其說我算計你,不如說你太蠢了。”寧雲嫣輕笑起來,“被算計到這種程度,我勸你還是繼續乖乖配合吧,不然的話,我真的很難想象你要怎麼才能收場。”

趙麗姝站在冷庫前,沉默了許久。

“好,我答應你,但這是最後一次,之後你要是敢再威脅我,我會和你玉石俱焚的。”

趙麗姝對寧雲嫣而言,不過就是一個殺人工具。

能夠幫她乾淨地除掉寧暖暖,就已經是物儘其用。

“冇問題,我答應你。”

此時。

山莊裡的一間書房內,寧雲嫣掛了通話後,輕快地拿起桌上的紅酒杯,走到韓雲溪的身邊,與她一道看監控。

隻見,趙麗姝將已進入昏迷的寧暖暖,拖進冷凍倉庫裡,然後將倉庫門關上。

做完這一切,趙麗姝整個人失魂落魄地離開。

“韓小姐,計劃很順利地朝著我們想的進行。”寧雲嫣舉高手中的酒杯,莞爾道,“該我做的部分我已經做到了,接下來就看韓小姐這邊了。我建議我們先喝一杯,預祝今晚的行動成功。”

寧雲嫣想要和韓雲溪碰杯,可韓雲溪卻徑自喝完了自己酒杯中的酒。

“原來我一直想不通,為什麼唯獨你能夠爬上薄時衍的床,現在好像有點明白了……”韓雲溪軟綿綿的話裡藏著如針般的鋒芒,“你這點城府不僅深,還特彆臟,可不是一般女人能夠做得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