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起初韓雲澤看到寧暖暖的背影,當她是清雅的美人兒。

但真的轉過身看清後,寧暖暖臉上戴的這張人皮麵具與韓雲澤腦海中想象得完全是有著天壤之彆。

“真晦氣!看背麵以為是極品,冇想到正麵是個破爛貨。”韓雲澤輕蔑地吐了口唾沫。

寧暖暖杏眸內的眸光逐漸變冷。

早就聽說韓老爺子的這個孫子是個扶不起的阿鬥,不僅無能無才,還吃喝嫖賭樣樣都沾。

看來這傳聞竟是真的。

“嘴巴放乾淨點。”寧暖暖嘴角噙著幾分冷笑。

“讓我嘴巴放乾淨點?”韓雲澤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哈哈大笑起來,“知道我是什麼身份?能讓我韓雲澤嘴巴放乾淨的,要麼已經被黃土徹底埋了,要麼人也半截埋在裡邊兒了!”

“我是冇想到韓老爺子這樣的梟雄,竟然能有這麼狗熊的一個子孫。”

“你說什麼!有種你說第二遍!”韓雲澤沉臉,怒到咆哮,“誰他媽是狗熊!你這個臭女人,敢當麵罵我!你活得不耐煩了!你不懂做人,我今天就要親自教你!”

說罷,韓雲澤就走過來想要扇寧暖暖的耳光。

掌風已經扇過來了,但是寧暖暖側身一躲,避開他的手掌。

與此同時,寧暖暖伸腳勾了下韓雲澤的腳下。

“哎喲……”

韓雲澤重心本來就不穩,再加上寧暖暖那一腳,他雙臂晃了幾下,還是不由地摔到身邊的泳池裡麵。

隨著“噗通”一聲,濺起不少水花。

冬天夜晚的泳池,低到隻有三五度。

韓雲澤掉進泳池裡的一刹那,他就牙齒開始打顫,眼淚止不住地往外飆。

“冷!好冷!快把我拉出泳池。”

寧暖暖半蹲在泳池邊上,俯瞰著一身狼狽的韓雲澤,風輕雲淡道:“韓家小少爺現在人泡在水裡,腦子有冇有冷靜下來?彆以為自己姓韓,真的就以為自己可以隻手遮天了。

韓家厲害的是你口中人被黃土埋了半截的老爺子,不是你,少借你爺爺的名聲作威作福。”

說完,寧暖暖提起禮服長裙,轉身離開。

韓雲澤見寧暖暖要走,急得嗷嗷叫。

“快拉我出去。”

“你要是敢這麼走,我要你吃不了兜著走。”

“回來!快回來!我和你說話呢!你聽到麼?”

“……”

寧暖暖頗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心中頗有感慨。

看來這寒冬的泳池,都不能讓韓雲澤從少爺夢裡清醒過來。

這段小插曲算是結束了。

離開這是非之地。

寧暖暖在回宴會場的路上遇到了趙麗姝。

趙麗姝的臉上明顯藏著心事,朝著她小步小步地挪了過來。

“寧小姐,我有話想要和你說。”

“這裡有什麼不能說?”寧暖暖問。

“這裡不太方便。”趙麗姝絞了絞手指,緊張道,“都是女孩子之間的事兒,還是找一處人不是很多的地方,私下裡談比較好。”

寧暖暖點點頭,就跟著趙麗姝走到山莊裡的角落。

兩人停下腳步後,寧暖暖開口道:“這裡位置很偏,你想對我說的話,現在應該可以說了吧?”

趙麗姝掐了掐掌心,抬眸望向寧暖暖。

“對不起……”

“你表情不用那麼嚴肅的!你和我說對不起做什麼?”寧暖暖不以為然道,“上次在宴會上你吐血的事情,你已經和我解釋過是意外了。你冇必要和我再特意道歉,我說了我已經原諒你了。”

“你錯了。”趙麗姝步步緊逼寧暖暖,眼神裡裹挾著幾分狠辣:“寧暖暖,上次不是意外,這次也不是意外。不要怪我,如果今天不是你下地獄,那麼下地獄的會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