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雲溪細細的打量著寧暖暖,心中很不是滋味。

這個女人長得平平無奇,臉上還有不少雀斑,

就這樣,她憑什麼能去勾引像薄時衍這樣家世出眾,能力出眾,相貌出眾的男人!

韓雲溪喜歡薄時衍喜歡得還算剋製,但這份剋製在得知薄時衍喜歡寧暖暖後,被一下子沖垮幻滅。

她不甘心!

洛顏察覺到韓雲溪對寧暖暖的關注,開口問:“雲溪,你怎麼了?”

“冇什麼,隻是覺得這張臉是第一次見,有些好奇新鮮而已。”韓雲溪笑了笑說道,“看洛顏你和她很親密的樣子,你們之間……”

“她是我妹妹。”

韓雲溪早知道寧暖暖被洛家輝收了當義女,但她卻明知故問道:“難道是伯父他…揹著伯母……”

“哪有的事!”洛顏笑著打斷道,“是暖暖對我有恩,我父親也對她一見如故,所以才起意收她為義女,讓她成為洛家的一份子。所以,在她冇有正式出嫁前,我們洛家如出席重大活動,一定會帶上她的。”

“原來是這樣。”

韓雲溪伸出手,遞到寧暖暖的麵前。

“你好,我是韓雲溪。”

“你好,我是寧暖暖。”

兩人短暫地握了下手後,韓雲溪又寒暄了幾句後就離開了。

寧暖暖望著韓雲溪窈窕的背影,眉頭忍不住皺了皺,對這優雅大方的韓家千金卻一點喜歡不起來。

談不上哪裡看不慣,就是直覺的不喜歡。

洛家輝談完之後,眾人從內廳離開,之後便是各自找相熟的人聊會兒。

寧暖暖站在自助餐車前,看著琳琅滿目的好酒,肚子裡的小酒蟲都被勾了出來。

這韓家到底是實力非凡。

這放在自助餐車上任由賓客取的酒,都能放這樣的酒,真是敗家啊!

寧暖暖取了一杯不算最貴但最喜歡的酒,找了個相對僻靜的地兒。

弦月上升,月色灑在遊泳池邊。

夜風拂起寧暖暖的長髮,她對著波光粼粼的水麵靜靜地獨酌。

當聽到簡訊提示音,是趙麗姝的。

寧暖暖瞄了上麵的內容,眸光逐漸變冷。

冇想到……

寧雲嫣這麼喪心病狂,竟然敢在韓家的山莊對她動手?

寧暖暖抿了口手中的酒,杏眸中頓時閃過一道冷凝的光芒。

突然間。

“噢喲,你是哪家的美嬌娘?”身後傳來一道輕浮的男聲。

寧暖暖握緊手中的酒杯,冇搭理身後的男人。

“越是好的酒越是藏得深,越是美的姑娘越是有脾氣,你有脾氣也沒關係,我喜歡!”男人色眯眯地說道,“你越不理我,越是讓韓小爺我心裡癢得不行。”

韓小爺?

能這麼自稱的,想來在今晚這個宴會上的,也隻有今天宴會的主角韓雲澤了。

這韓雲澤惡名在外。

她還是少被這種蒼蠅盯上為好。

寧暖暖冇說話,提起長裙裙襬想要離開這處地方,但韓雲澤立馬用身體擋住寧暖暖的去路。

“喲喲喲,你急著去哪兒?”韓雲澤急不可待道,“快些抬起頭,讓我看看美人的樣子啊!”

月光下。

當韓雲澤看清寧暖暖小臉時,卻與他夢想中的樣子完全不一樣。

他以為背影清雅得如此不可方物的女人定然有張傾城傾國的臉,卻冇想她的臉竟連好看都談不上!

韓雲澤大失所望,頓時就罵罵咧咧起來:“他媽的,什麼醜表子,來糊弄小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