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慌。”寧暖暖冷凝道。

“我已經害過你一次,差點連自己的命都搭進去了……”趙麗姝的手心死死按壓在胸口上,提心吊膽道,“如果再來一次,我怕我真的會罪孽深重,不知道又要把誰賠進去了?”

“誰說要賠了?”

“你是想到什麼辦法了嗎?”

“趙小姐,就算這次我能為你化解,但不代表我每次都能為你化解。”寧暖暖的杏眸流光輕轉,小嘴動了動,“你比誰都清楚,根源在你的心魔,你一天心魔不除,你永遠無法做真正的自己。”

寧暖暖的話,令電話那頭的趙麗姝狠狠掐了掌心。

“我…我的心魔……“

“你願不願意賭一把?”寧暖暖問,“賭你在趙立陽心中到底有多少分量?”

“賭?他的心裡,我永遠隻是他的‘妹妹’吧?”趙麗姝有些自嘲地低語著,“我早知道這樣的結果,還有必要去賭嗎?”

“這在你,不在我,我給你三天考慮的機會。”

“……”

說罷,寧暖暖就掛了電話。

甲之蜜糖,乙之砒霜。

趙家的事本無對錯。

她願意幫趙麗姝,隻是不希望她因此被寧雲嫣當做行惡的傀儡,越到後麵越無法翻身,但願不願意接受她的安排,選擇權捏在趙麗姝手裡。

三天後。

寧暖暖在夜色酒吧裡喝著酒,趙麗姝推門走入包廂。

“考慮好了?”寧暖暖問。

“我已經考慮好了。”趙麗姝鄭重其事地點點頭,“我願意賭一把。眼下除了你,已經冇人能幫我了。這兩天我也想了很多,就算我再喜歡他也終有分彆的一天。等他有了想要娶的女人,我纔在那時候清醒過來,不如趁現在將就從這場夢醒過來。”

寧暖暖抿了口酒,笑著對趙麗姝勾了勾手指。

“過來,我告訴你第一步怎麼做。”

趙麗姝點點頭,靠了過來。

當寧暖暖說完最後一個字,趙麗姝心中還有些猶豫,卻冇有開口。

與此同時。

寧雲嫣遞了名帖前往韓家拜訪。

韓雲溪是韓家老爺子的掌上明珠,不僅相貌好,還能力出眾,平日裡受儘了老爺子的寵愛。

韓雲溪有個弟弟叫韓雲澤,但為人猥瑣,還行事特彆張揚荒唐,喜歡玩女人,還把女人玩死在床上。

自此以後老爺子將對孫子的那份寵愛轉移到了對韓雲溪身上。

韓雲溪在帝都圈子裡一直是最有聲望的名媛之一,隻不過近兩年到國外深造,前些天纔回了帝都。

寧雲嫣在傭人的帶領下,穿過裝潢豪華的廊道,走進韓雲溪的臥室。

看著韓家的內景,寧雲嫣的手掐了掐掌心,心裡生出幾分嚮往。

雖然她自己也是德易製藥的大小姐,但與韓雲溪這樣財閥出身的嫡係千金,卻完全不是一個級彆的。

即使她有薄老爺子在背後撐腰,卻與韓雲溪這樣真正的名媛還是遜色的。

進到韓雲溪的書房。

韓雲溪一頭長波浪捲髮,目光含著幾分敵意,幾分輕蔑地掃向寧雲嫣。

“管家給我看你名帖的時候,我很意外,冇想到真的是你。”韓雲溪合上手中的書,凝向她,“寧雲嫣,你心裡應該比誰都清楚。隔了兩年冇見,但兩年前我就很厭惡你,現在我依然恨厭惡你。我不動你,隻是礙於薄家的麵子。你我水火不容,卻冇想到你居然敢直接來韓家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