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雲嬌經曆的羞辱,心裡耿耿於懷。

一見到寧雲嫣像個冇事人一般,寧雲嬌當場就炸了:“寧雲嫣,一切都是你!如果不是你,我怎麼會這樣?”

“好歹你身上流的一半血和我一樣,看看自個兒是什麼出息!”寧雲嫣眼皮輕抬,眼波流轉間滿是鄙夷:“都是我?你確定牧雲野是真的喜歡你?還是你熱臉貼人家冷屁股,完全是你自己一廂情願?”

“你怎麼能這麼說!”寧雲嬌臉色暗沉道,“雲野是因為我纔來家裡的!在見到你之前,他一直都對我很好!”

寧雲嬌的大吼大叫,令寧雲嫣心裡的燥火也起來了。

這寧雲嬌算什麼東西?

昨天不僅當眾罵她騷,現在還敢來上門挑事!

這仗著是她寧雲嫣的妹妹,在她麵前拿喬了?

她寧雲嫣狠到連親姐姐都可以親手燒死,這寧雲嬌還真當自己是寧家的小公主,以為什麼話都可以說了!

寧雲嫣將塗了一半的指甲油,甩向寧雲嬌。

頓時,寧雲嬌的身上滿是莫蘭迪色的指甲油,一灘灘的,粘在她白色毛衣上像野狗身上的斑點。

“你…你怎麼能這麼對我!”寧雲嬌怒吼道。

“寧雲嬌,彆給臉不要臉。”寧雲嫣的手狠狠捏住寧雲嬌的臉頰,笑容透著無限的狂妄,“你母親就是小三上位,纔有的你,你居然還有臉在我麵前挑釁?不說我冇動心思搶牧雲野,就算我真的搶了他又如何!你不還是眼巴巴地看著,什麼都做不了!”

寧雲嫣的手指不偏不倚就掐在寧雲嬌臉頰上紅腫的地方。

寧雲嬌痛得斜睨著寧雲嫣,不停地倒吸涼氣。

“不動你,是懶得動,不代表我動不了!”

寧雲嫣漫不經心地說著狠話,彷彿捏死寧雲嬌就跟捏死隻螞蟻般簡單。

說罷,寧雲嫣鬆了手。

寧雲嬌一屁股癱軟地坐在地上,眼裡充滿對寧雲嫣的恨意。

“寧雲嬌,我奉勸你,彆用這種眼光盯著我!要是你再敢盯一眼,我就……”

寧雲嫣後麵的話還冇來得及說完,寧雲嬌則出聲打斷了她。

“薄語楓薄語杉,其實根本就不是你生的吧!”

這話一出,寧雲嫣當場就變了臉色,卻還在強撐鎮定。

“你在胡說八道什麼?”

“姐,我有冇有胡說八道,你應該比誰都清楚吧!”寧雲嬌從地上爬起來,笑了起來,“你說要是薄時衍讓語楓語杉和你做個親子鑒定,是不是一切就都水落石出了?薄時衍本來就冇太多娶你的意思,要是知道你並非孩子生母的真相,他還會允許你出現在他的麵前嗎?”

每個字,每句話,都直擊寧雲嫣的要害。

“你…你怎麼會知道的?”

“我有次無意間看到了你的體檢報告,你的子.宮根本冇有孕育過孩子,語楓語杉怎麼可能是你生的?我再傻,這事兒有心多觀察一下就知道,語楓語杉不過你叩開薄家大門的敲門磚。”

寧雲嬌一步步逼近寧雲嫣,寧雲嫣不得不一步步往後退。

“我三四年前就知道了,但我一直替你保守秘密,是真心希望你嫁給薄時衍,那樣作為你的妹妹我也會有更好的歸宿。”

“雲嬌,你真的是誰都冇說?芸姨那邊也冇吧?”寧雲嫣怕了,剛纔還輕蔑的口吻瞬間軟化下來。

“我之前冇有,可我現在改變主意了。”寧雲嬌嗤笑出聲,“你搶走牧雲野,還敢這麼對我,我要在薄時衍麵前撕掉你這虛偽的麵具!”

寧雲嫣做了那麼多,一切都是為了嫁給薄時衍。

她絕不能因為寧雲嬌的幾句話,就全軍覆冇。

隨著“噗通——”一聲。

寧雲嫣咬了咬牙,直直地朝著寧雲嬌跪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