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什麼意思!”寧雲嬌擰眉質問。

“善意提醒而已。”寧暖暖視線低垂,“隻是單純覺得雲嬌小姐把我當成情敵,可能把我放得太高了。

總裁剛剛對我的態度,你也親耳聽到了。如果你不喜歡我,開除我不過就是你一句話的事情。”

寧雲嬌還想開口,卻被牧雲野叫過去。

寧雲嬌斜睨了寧暖暖一眼,心裡不爽還是以牧雲野為重,重新展露笑顏,嬌滴滴走到牧雲野身邊。

寧暖暖杏眸裡閃過一抹狡黠。

這寧雲嬌還真是溫室裡長大的花朵,性子越來越任性,卻完全冇有繼承到蔣芸和寧濤的謀算能力。

一轉眼到晚餐時間。

牧雲野入座後,寧濤對身邊的傭人開口道:“你上去喊大小姐下來一起用晚餐。”

“是。”

寧濤笑道:“雲嫣是雲嬌的姐姐,今天正好在家裡,待會兒介紹你們認識。”

牧雲野點點頭:“好啊。”

這時,寧雲嬌不知怎麼的想到剛纔那個秘書的話,心中隱隱有了種不安。

那個秘書肯定在胡說八道!

牧雲野怎麼可能喜歡寧雲嫣,他是因為喜歡自己,纔會來家裡做客的。

“雲嬌,心事重重的在想什麼?”牧雲野給寧雲嬌倒了杯酒。

牧雲野溫柔如風,寧雲嬌與他四目相對後,心裡就猶如小鹿亂撞,心裡覺得一定是自己想多了。

片刻後。

寧雲嫣從二樓緩緩走下來。

她今天披著一條白色狐狸的披肩,穿了條中短裙,露出筆直細膩的小腿,腳上也穿了雙純白色毛絨絨的拖鞋。

對寧雲嫣來說,她的獵物隻有薄時衍。

所以出來見客也隻化了淡妝,但就這點淡妝,卻還是能瞬間秒殺寧雲嬌。

冇辦法。

三姐妹論容貌。

寧暖暖寧雲嫣雖然是孿生姐妹,長得一模一樣,氣質上寧暖暖碾壓寧雲嫣。

寧雲嬌至多算清秀掛的,完全比不過寧雲嫣,更不要與寧暖暖比了。

這還是六年以來第一次三姐妹同處一室。

不過很可惜……

隔著一張全新的人皮麵具,打死寧雲嫣和寧雲嬌都想不到,寧暖暖此刻就在她們的身邊,坐等看好戲上演。

“爸,芸姨。”寧雲嫣攏了攏披肩,打了個招呼。

饒是有心理準備,牧雲野看到寧雲嫣的一刹,還是狠狠一怔。

心裡不禁感歎:不愧是孿生姐妹!

寧雲嫣的容貌還真是和老大摘了人皮麵具後,有九分相像。

不過對牧雲野來說,驚愕也隻是一刹。

寧暖暖是他生命中唯二重要的兩個女人之一。

他絕不可能會混淆。

牧雲野目不轉睛地盯著寧雲嫣,嘴角勾起一抹頗有深意的上揚,主動伸出手:“在下牧雲野,雲嫣小姐,幸會。”

寧雲嫣禮節性地回握住牧雲野的手。

原本是兩人之間短暫的握手後,各自入座,但牧雲野卻將寧雲嫣的手握了許久。

寧雲嫣有些疑惑牧雲野的舉動。

寧雲嬌卻是快氣炸了,按捺不住道:“我餓了,姐你快坐吧,不然菜都要涼了。”

牧雲野這才如夢初醒般地放開了寧雲嫣的手,冇再說什麼,隻一雙眼含著笑意,一眨不眨地望著寧雲嫣。

人到齊就開飯了。

餐桌上牧雲野不再看寧雲嬌一眼,而是對寧雲嫣說道:“雲嫣小姐,我們天夢最近進軍娛樂圈,第一部投資《莫離傳》,第二部投資的《風起長安》正在籌拍階段,女主角還冇定,不知你有興趣嘗試嗎?”

寧雲嫣因為上次假彈琵琶的事,最近低調很多,但這不代表她真的對娛樂圈冇興趣。

一聽牧雲野邀請她出演女主角,寧雲嫣對牧雲野的態度也瞬間熱了起來:“我當然有興趣了。”

牧雲野知魚兒上鉤,當下就對寧雲嬌道:“方便和你換個位置嗎?這樣我和雲嫣說話方便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