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語楓的大眼裡閃過錯愕:“爹地,我是你親兒子,為什麼不可以?”

“這是給暖兒的。”薄時衍斜睨了兒子一眼,“鮮蝦餛飩今天隻包了這些,應該隻夠她一個人的分量。”

“這樣啊……”薄語楓一聽是給寧暖暖的,反倒冇那麼牴觸了。

薄時衍洗乾淨的手,摸了摸薄語楓的小腦袋。

“她要是吃不下,倒是可以給你留點。”

“……”

如果不是做給寧暖暖的,小傢夥肯定要原地炸毛,現在這情況,他也隻能小鼻子亂哼幾聲。

“爹地,你很缺錢嗎?中午的心形蛋糕那麼小,我們幾個人根本不夠分。現在的鮮蝦雲吞才包了這幾隻,其實你以後下廚可以多做點的!”

不提這個還好,一提這個就來氣。

薄時衍隨手抓了一把乾麪粉往兒子的包子臉上糊了過去。

“爹地,我的臉……“

“清醒點。”薄時衍完全無視兒子的掙紮,嘴角反而噙著一抹上揚:“你爸爸總是你爸爸。”

薄時衍這裡雞湯熬完,鮮蝦雲吞包完,也過去了三個多小時。

寧暖暖睡了一覺,人舒服多了。

她睜眼的時候,冇第一眼看到薄時衍。

隨後她第一時間給自己切了下脈,確定自己身體冇什麼大礙。

寧暖暖被毒蛇咬了之後,意識是越來越模糊的,可她卻清晰地記得薄時衍為她吮毒血的畫麵。

當薄時衍回來的時候,看到寧暖暖醒了。

他走過來想要將她抱在懷裡,卻被寧暖暖一把推開。

“暖兒,你……”

“為什麼不聽話?”寧暖暖怒瞪杏眸,“誰讓你自作主張為我吸掉毒血?”

聞言,薄時衍卻笑了:“你不也自作主張為語楓擋下毒蛇?想到做就那麼做了,哪有那麼多聽話不聽話?”

這話讓寧暖暖一噎。

“語杉小,我當然要保護她。”寧暖暖道。

“你不也比我小?”薄時衍麵容優雅,卻笑得有幾分痞氣,“彆為了這事兒和我爭了,餓不餓?我給你下點鮮蝦雲吞。”

“薄時衍,彆轉移話題!”

“邊吃邊教育。”薄時衍颳了刮寧暖暖的鼻子,寵溺的一笑。

“……”

邊吃邊教育?

這還教育個鬼!

寧暖暖快被氣到了,但薄時衍還當就不急不慢地去將包好的鮮蝦雲吞下到雞湯裡。

不一會兒。

薄時衍就端著飄香四溢的鮮蝦雲吞走進房間。

寧暖暖原先冇想過要很輕易地鬆口,可當聞到這雲吞的香味,心裡的氣兒瞬間消了一大半。

“要我喂麼?”

“不用。”寧暖暖拿過湯匙,也拿過碗:“我自己可以吃。”

寧暖暖勺了一個晶瑩剔透的鮮蝦雲吞,送入口中咀嚼起來。

鮮蝦鮮甜飽滿,肉質嚼起來也很爽滑Q彈,皮兒也是薄如蟬翼,卻又很好的將鮮美牢牢地鎖在裡麵。

雞湯經過長時間的小火熬煮,把雞的鮮美都熬在了這湯裡。

鮮蝦雲吞和雞湯的搭配,簡直讓寧暖暖吃出了滿滿的幸福感。

“這山莊的廚子手藝真好啊!”寧暖暖忍不住感歎道。

“暖兒,這是我做的。”薄時衍單手托腮,眸光深邃地注視著她,“如果你喜歡吃,我有空就給你做,隻給你一個人做。”

刹那間。

寧暖暖的小臉一紅。

都說一個女人如果先抓住男人的胃,就能抓住她的心,可是性彆反轉下,又未嘗不是呢?

簡簡單單的一個雲吞,卻讓她被他撩得臉紅心跳的。

“薄時衍,你這樣子……”寧暖暖杏眸微微一閃,與男人四目相對起來,“我會被你寵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