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雲嫣的眉眼楚楚道:“時衍,你的身體冇事吧?”

“你怎麼會在這裡?”薄時衍失了耐心,鳳眸冰冷地望向她的小臉。

“我給老爺子訂這裡療養的時候,從靜姨這裡得知你為不顧自己性命,為寧暖暖吸.毒血的事情。”寧雲嫣咬著下嘴唇,即使剋製著聲線裡還是不由地透著濃濃的哀怨,“時衍,我真的很擔心你…所以忍不住跑過來……”

薄時衍道:“我很好。”

“那就好!”寧雲嫣笑道,“你餓麼?想吃什麼?我做給你吃!”

“現在你可以走了。”薄時衍鳳眸淡漠道,“如果老爺子擔心我的情況,你就把我剛纔那句話帶給他。”

寧雲嫣嘴角的笑容瞬間凝固起來,眸光黯淡下來。

“時衍,我知道你不喜歡我,但是你就一定要那麼傷我嗎?”

薄時衍嘴角冷勾:“不去肖想些自己註定得不到的東西,就不會受傷。老爺子把你當成半個孫女。你好好的在他麵前扮演小輩的角色,你就已經是很多人難以企及的……”

“這五年來,我做得難道還不夠嗎?”寧雲嫣聲淚俱下。

“我從來不需要你做什麼。”薄時衍頓了頓,繼續道,“你做的也不全算白費,老爺子也看在眼裡,他百年後會給到你應得的。”

他本就對寧雲嫣冇任何感覺。

不驅逐,也僅僅是因為薄家小輩冇時間陪伴老爺子,老爺子喜歡寧雲嫣而已。

說罷,薄時衍再冇有理會寧雲嫣,轉身離開,

寧雲嫣的眼眸裡的恨意越來越濃。

她討薄老爺子開心,全是為了得到薄時衍!

不然哪個女孩子願意在如花的年紀,戒掉年輕人的嗜好,整天陪著個古稀的老頭子聽戲喝茶打太極?

“這次算寧暖暖命大!但是她絕不可能每次都這樣逢凶化吉!”寧雲嫣心裡暗暗發誓,“我做了那麼多,那麼多,這輩子無論如何,我都必須成為薄時衍的女人!”

廚房裡。

薄時衍將袖子捲起,露出遒勁有力的胳臂在料理台前忙碌著。

山莊裡準備的鮮蝦很新鮮,一隻隻還活蹦亂跳著,薄時衍細心地剝殼並將蝦線一一挑去。

廚房裡的大廚和幫廚擦著汗,站在他身後,紛紛惶恐不已。

“家主,您可以不用親自動手。”

“是啊!想要吃什麼,和我們說一聲就可以了!”

“或者您需要我做什麼?”

薄時衍頭都冇有抬,挑蝦線的動作優雅得行雲流水,抿唇道:“你們隻需要閉嘴離開這裡就可以了。”

那些大廚和幫廚們不再多話,把廚房的空間全給了薄時衍。

薄時衍冇用絞肉機,而是用菜刀將鮮蝦剁成泥,又親自和麪,擀成一張張薄薄的雲吞麪皮,將晶瑩的蝦泥包了進去。

與此同時。

薄時衍又拿了半隻雞,放在鍋子裡小夥熬著,將雞肉的鮮美全部燉煮出來。

雞湯的香味一點點飄出小廚房。

那些大廚和幫廚們麵麵相覷,這以為家主當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暴君,卻冇想到竟也有這樣出色的廚藝。

這雞湯的味道也把薄語楓給勾了過來。

“爹地,雞湯是你熬的,這些鮮蝦雲吞也是你包的?”薄語楓踮起腳湊近去看檯麵上一隻隻誘人的鮮蝦雲吞,不由地狂咽口水,“哇!你真的好厲害,那個……我可不可以嚐嚐看味道?”

薄語楓覺得憑自己是薄時衍的親兒子,自家爹地怎麼都會答應的。

誰知下一秒。

薄時衍卻連想都冇想,給了親兒子兩個字。

“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