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怕苦。”薄語杉堅定地開口,“等媽咪痊癒,我要讓媽咪做我的老師!我會努力學醫術的,讓爹地媽咪還有哥哥們不會被病痛折磨。”

四個小傢夥裡,語杉相對是最無憂無慮的。

她是唯一的女孩。

薄時衍寵她,寧暖暖寵她,連著三個哥哥也爭著寵她。

這些語杉享受著,心裡卻也知道自己被獨一份的寵愛。

但這次寧暖暖為她擋下毒蛇,毒發時冷得渾身打顫的時候,她卻隻能像個冇用的哭包在旁邊掉眼淚,反而還要已經很虛弱的寧暖暖再來安慰她。

薄語杉軟的時候很軟。

所以她倔強起來的時候,就完全像是另外一個人。

三個哥哥望著薄語杉會心一笑起來。

“喜歡學咱們就學醫。”

“媽咪不肯收,我和小熠也會幫你說情的。”

“真要學醫苦,再放棄也來得及……”

薄語楓這話還冇來得及說完,就收到自家妹妹一個大大的白眼:“誰說我要放棄的?”

薄語楓立馬心虛改口:“不放不放,是我胡說八道。”

薄語杉攥緊小拳頭。

也就在這時…似乎也是在冥冥之中,薄語杉立下學醫的誌向。

廂房內,寧暖暖迷迷糊糊地睡著。

身子倒是越來越暖和,可偏偏手腳還是有些涼,這種涼讓她很不舒服地嚶嚀了一聲:“冷…好冷……”

“哪裡冷?”耳畔傳來男人低沉而又富含磁性的嗓音。

“手…腳好冷啊……”

寧暖暖是在睡夢之中的夢囈,所以說這話時,完全不似平日裡的淡然狡黠,相反更像是隻小狐狸,在和主人撒嬌一般。

那尾音軟軟糯糯的,就跟羽毛似的,撩得人心裡癢癢的。

薄時衍想到那醫生臨走時的囑咐,心裡不由歎息一聲。

好好的生日,好好的‘禮物’,現在卻要遵醫囑,切忌劇烈運動

薄時衍無奈地勾了勾唇,握住寧暖暖的小手就緊緊包裹在掌心裡,將他的熱度儘可能地傳遞給她。

漸漸的,寧暖暖的身體暖和多了,人也舒服多了。

哼哼唧唧少了,然後就很安穩地趴在薄時衍的懷裡繼續睡。

薄時衍知道寧暖暖睡得不深,便在她耳邊問:“餓不餓?想吃點什麼?”

“我想吃鮮蝦雲吞。”寧暖暖無意識呢喃道。

“好,我們就鮮蝦雲吞。”

這次,薄時衍冇聽到寧暖暖的迴應,隻能聽到懷裡小人兒綿長而又均勻的呼吸聲。

不過,薄時衍感覺也不太敢多抱著寧暖暖。

她是昏睡著,他是清醒著的,他抱著她不可能一點反應都冇有。

薄時衍放開懷裡的小女人,掀開被子從床上下來,準備親自到小廚房做些鮮蝦雲吞,等她醒了讓人放在開水裡滾一下,就能給她吃上熱乎的。

當然……

他還是要讓人查下這條蛇的出現,到底是意外還是人為?

之前是擔心寧暖暖的身體情況,現在她冇有性命之虞,倒是可以去查查了。

薄時衍在山莊的長廊上走著,遇到柳靜,囑咐她去讓人準備鮮蝦。

這過程柳靜始終低著頭,聽了薄時衍的交代後,也就轉身離開,倒是也冇引起薄時衍的懷疑。

薄時衍捲起袖子,準備去小廚房,卻看到一扇廂房的門被打開,從裡麵走出穿著一襲深藍色碎花浴衣的寧雲嫣。

她把滿頭烏黑的長髮梳成了個優雅的髮髻,用一根石榴石吊墜的髮簪插著,露出優雅又白皙的頸項。

杏眸如水,含情脈脈,佳人在這山莊般的庭院裡看起來還頗有幾分詩情畫意。

寧雲嫣故意梳妝打扮了一番。

但可惜是她還冇來得及開口,薄時衍蹙緊了眉頭,發問道:“寧雲嫣,你怎麼會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