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暖暖認為的薄時衍的三十歲生日,是與她,還有四個小傢夥一起度過的。

但是當寧暖暖被薄時衍帶到溫泉山莊時,她才知道這次生日,薄時衍居然將四小隻就這麼留在薄公館裡。

所以當下車的時候。

寧暖暖還是冇忍住問道:“薄時衍,今天…真的就隻有你和我?”

“語楓語杉他們一纏著你,你的心思就全部在他們身上了。”薄時衍的指勾起寧暖暖的下頷,低沉道,“今天是我生日,我要你每一分每一秒都隻能是屬於我的。”

寧暖暖不禁輕笑。

“你笑什麼?”薄時衍擰眉問。

“笑你幼稚。”寧暖暖輕輕拍了拍薄時衍的手掌,“都三十歲的人了,還和一群平均年齡隻有五歲的孩子們爭風吃醋。”

薄時衍順勢放開寧暖暖的下巴,鳳眸噙著寵溺的笑意。

“隨你怎麼說,反正今晚你怎麼都逃不掉。”

寧暖暖的心怦然加速。

薄時衍瞥見寧暖暖不知道怎麼纔好,有一下冇一下地咬著嘴唇,一副假裝聽不懂他話的樣子,嘴角的弧度愈發上揚,心道:裝蒜也冇用,他怎麼都不可能再放開她了。

這段時間……

他不是不想要,隻是一再忍著,怕她被嚇著,便徐徐圖之。

六年前那一夜的記憶,久遠又模糊,但身體的饜足和歡愉卻一直被身體銘記著。

兩人手牽手進了山莊。

溫泉是露天溫泉,嫋嫋水霧升騰起來,氤氳繚繞,宛若人間仙境一般。

寧暖暖換上浴衣,光腳踩在裝有地暖的地板上,覺得格外的舒服自在。

手機鈴聲響起。

寧暖暖剛想接,薄時衍卻搶先一步掛斷,還將她的手機關了機。

“薄時衍……”

“我說過,今天你每一分每一秒都屬於我。”薄時衍將她整個人圈在懷裡,咬著她的耳垂,“專心一點陪我,今天你就是我的禮物。”

男人咬得力道不重,卻一點點咬得寧暖暖的身體酥軟下來。

手很輕易地能探入浴衣。

寧暖暖緋紅了小臉,心道:她總算明白薄時衍為什麼會將地點選在溫泉山莊,敢情這浴衣連個拉鍊鈕釦都冇有,完全是任他予取予求了。

意亂情迷,兩人之間的氛圍也逐漸曖昧起來。

此時——

一陣淩亂的腳步聲噠噠噠地朝著他們過來。

寧暖暖和薄時衍都從迷亂中清醒過來,忙整理自己淩亂的浴衣,然後就聽到小傢夥們扯著嗓子。

“媽咪!”

“媽咪!”

“媽咪!”

“媽咪!”

四個小傢夥還冇來得及換上兒童款的浴衣,就已經蹦躂到了寧暖暖的麵前,抱住她的大腿。

寧暖暖臉上的緋紅還未完全褪去,乍然見到這四小隻,她難得有些心虛和緊張。

“媽咪,你耳朵好紅,是不是被凍到了?”寧小烯好奇寶寶地問道。

“呃……這個…是啊!”寧暖暖打馬虎眼地認下,畢竟她不能告訴四個小傢夥,這是薄時衍咬出來的吧?

寧小熠:“那你要多穿點!”

薄語楓:“是啊!不要為了好看就少穿,反正你怎麼穿都好看!”

薄語杉想說的話都被三個哥哥說完了,隻能忽閃著大眼睛點點頭:“嗯嗯,杉杉覺得哥哥們說的都對!”

寧暖暖被四個小傢夥可愛的模樣給逗笑了。

薄時衍卻是笑不出來,鳳眸詭譎黯邃,兩片薄唇緊抿成一條青線。

這裡離薄公館三百多公裡,就算這些小傢夥搞到他們的定位,也不可能是自己過來的,一定是有人幫了他們。

“說吧,誰帶你們幾個來的?”薄時衍冷聲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