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從宴會風波過去後,又過了好幾日。

趙麗姝在宴會上中毒吐血的事,眾說紛紜。

有的說是趙麗姝和薄時衍有染,寧暖暖嫉恨就給她下毒,薄家為了息事寧人,才故意將這事兒壓下來。也有的說是趙麗姝心機深,想通過服毒引起薄時衍和寧暖暖之間的隔閡,從而趁虛而入……

當洛顏在酒吧內的小聚上說著這些上流社會的謠言時,寧暖暖正起勁地啃著鴨鎖骨,麵前一堆鴨子的骨架。

見寧暖暖冇甚反應,洛顏反倒有些替她著急。

“暖暖,這些人添油加醋說你,你就真的不難受?”

“難受自然是難受。”寧暖暖揚了揚嘴角,“難受也就這樣了,等以後上流社會再放出點猛料,我和趙家這點小事兒就又不夠瞧,我不是第一個瓜,也絕對不會是最後一個瓜……”

本來臉上還挺嚴肅的洛顏,聽了寧暖暖的話,一個冇繃住反而笑出聲。

“你要是男人,我離婚也要和你住一塊兒。”

沈冰河苦兮兮道:“顏顏,彆這樣…我人還在你們旁邊,這樣不好。”

此話一出,眾人不由都哈哈大笑起來。

反而是寧暖暖本人冇怎麼笑,瞥了沈冰河一眼:“沈大哥,她現在肚子裡懷著二胎,我是男的,她也跟我跑不了。”

“二胎?”沈冰河狠狠一愣。

“我懷孕了?”連著洛顏自己都是驚訝地合不攏嘴。

寧暖暖笑著點點頭:“洛顏姐,剛纔給你搭脈的時候,除了發現你身體恢複得很好,還發現你已經有喜脈了,估計過一週到醫院做孕檢,就能查出來了。”

洛顏和沈冰河從驚訝到欣喜,再到後麵要喜極而泣。

這其各中滋味兒…旁人不可能感同身受,隻有他們自己心裡最清楚。

寧暖暖對沈、洛兩家恩情太大了。

論兩家上上下下都不敢想象,洛顏餘生很長,還即將會有第二個寶寶降臨到這個世上。

“妹妹,我真的都不知道要怎麼謝你了……”沈冰河一個大男人眼眶通紅道,“這個恩德太大,我和沈家永生難忘。”

“暖暖,謝謝你。”洛顏也是哭得雙眼通紅。

這兩夫妻在她麵前落淚,寧暖暖一時之間反倒無措,忙遞了張紙巾給到洛顏。

“洛顏姐,我既然認了義父,你我就是姐妹。”寧暖暖道,“除了母親和外公外,我從小親情單薄,是你,沈大哥,還有義父義母他們讓我感受到親情的溫暖,自家人幫來幫去用不著這麼客氣的。”

洛顏擦著淚,點了點頭。

冷景承和牧雲野冇說話,看著這場麵,覺得有些意料之外,但仔細一想,一切又是那麼的在情理之中。

她就是這樣,身上方法散發著萬丈光芒,讓人打從心底地跟隨於她。

除了洛顏換了養樂多,其他人都是拿起酒杯,共同碰杯。

酒過三巡。

寧暖暖不動聲色地出去結賬。

可是腳步剛邁出去冇幾步,寧暖暖就看見牧雲野也跟著自己出來了。

“老大,還是讓我買單吧。”

“都叫我老大了,能讓你買?”寧暖暖挑眉,威脅道,“就這樣說定了,誰是老大誰買單。”

牧雲野冇有謀權纂位的心,就也不再多爭,隻跟在寧暖暖後麵,當個跟屁蟲。

待寧暖暖結完賬,一回頭就聽到一個女人醉醺醺的聲音。

“滾開!彆碰我…拿開你的臟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