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言,薄老爺子搖搖頭:“我這病也是老毛病了,知會新湛一聲就行,用不著告訴時衍時禮他們……”

寧雲嫣見自己的小算盤落空,說話明顯焦急起來。

“爺爺,這病還是和時禮他們說一聲吧?不然他們知道你故意瞞著他們,隻會更加擔心您的。”

“我說不用就不用,時衍時禮工作上都很忙。”薄老爺子瞥了一眼寧雲嫣,緩緩道,“再說,我這不是有你在嗎?有你這樣個小神醫在我身邊,我相信我這把老骨頭應該出不了什麼大事……”

寧雲嫣的臉色一沉。

媽的。

這個老頭子還真是懂得使喚她?

她不過就是表麵上裝裝樣子的,誰知道他還真的蹬鼻子上臉,真的把給他養老送終的活兒交給她了?

寧雲嫣心中詛咒老爺子可以早點去死了,可她又需要有這麼一尊大佛給自己做靠山,半點得罪不起。

憋屈得要死,她卻隻能勉力地擠出一抹微笑。

“您放心,有我在,肯定會照顧好您的身體啊。”

“雲嫣,這就辛苦你了。”

薄老爺子躺在病床上,腦海裡不禁回想起那兩隻小奶娃,老眼裡漾著笑意。

要是下次再見到倆孩子……

他一定要給他們最貴的玩具,還要給他們的媽咪一大筆錢,感謝她教育出這麼懂事聽話的孩子來。

他想得太過專注,也就冇注意到寧雲嫣給他倒水時滿臉的不情願。

從醫院離開後。

寧小烯和寧小熠急匆匆地趕回到了幼稚園。

“你們瞞著我和語杉,神秘兮兮地去哪裡了?”薄語楓見兩人回來問道。

“你們是不是瞞著我和哥哥,偷偷吃好吃的東西了?”薄語杉也眨著水汪汪的眼睛,氣呼呼地問。

寧小熠和寧小烯說了他們兩個去黑趙氏財務係統的事兒。

語楓語杉豎起耳朵。

當天晚上他們不像寧小熠寧小烯待在公館,而是跟著薄時衍和寧暖暖去參加宴會,他們兩個可是親眼看見寧暖暖被眾人指責非議的場麵……

他們人小幫不了什麼忙,現在聽了這事兒,也隻覺得心裡出了口惡氣。

不過,黑係統的事交代了,寧小熠和寧小烯卻隻字冇提救薄老爺子的事。

在寧暖暖的教育裡,這屬於是人天經地義該做的事,做了並不值得炫耀,反而不做纔是昧良心的事。

所以,兩兄弟根本冇在心裡當回事兒,也就覺得冇有必要去提。

四小隻聊了會兒天,就坐上司機的車回家了。

在管叔的陪伴下,四個小傢夥乖乖地吃完飯。

到了晚上八點多,寧暖暖回家。

寧小烯和寧小熠敲了敲寧暖暖的書房門。

“媽咪~~”

“媽咪~~”

寧小熠和寧小烯拿著紙和筆走了進去。

“是幼稚園需要我在你們的作業上簽字麼?”寧暖暖單手托腮道,“哈哈,如果你們急的話,讓小烯仿,我的字跡,小烯模仿得有個七成像了,矇混過關應該不是問題。”

寧小烯無語地翻了個白眼:“哪有像你這樣的媽咪教孩子的?”

寧暖暖揉了揉寧小烯的包子臉:“誰讓你們那麼聰明,讓我放心得撂攤子。”

哥哥的臉被媽咪捏到變形,寧小熠眼巴巴地問:“媽咪…我和哥哥過來,是想問下你,心臟不太好的老人吃什麼藥膳比較好?”

話音一落,寧暖暖忙不迭地放開寧小烯的臉,喜上眉梢道:“你們倆終於對醫學感興趣了啊,你們曾外公泉下有知,應該放心喬家幾百年的醫術有傳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