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帶寧暖暖去警局取下腳上的電子鐐銬,換身乾淨的衣裳,再回到薄公館的時,已經是淩晨三點多了

管叔冇睡,就站在門口迎著薄時衍和寧暖暖回來。

管叔六十多歲了,老人家到底熬不起夜,眼眶裡血絲彌布,一見到薄時衍和寧暖暖:“大少爺,寧小姐,你們終於回來了!”

讓管叔這麼等,寧暖暖有些不太好意思:“管叔,其實您不用……”

“您纔是不用不好意思。”管叔搖搖頭,滿麵笑容道,“我年紀大了,一擔心就睡不著,也不是特意等少爺和您。現在看到您平安歸來,我待會兒一覺能睡到明天中午。”

“管叔,謝謝!”

“您客氣了,這是我們做仆人的本分。”

管叔曾經也希望小少爺和小小姐的生母雲嫣小姐能嫁給大少爺,這樣能給兩位小主子一個完整幸福的家。

但現在他的觀念也在默默轉變。

他看到小少爺和小小姐對寧暖暖的依賴和喜歡,更看到寧暖暖的溫暖寬厚,甚至對下人也有很強的同理心。

管叔現在真的是打從心底裡將寧暖暖當成是薄家的女主人來對待的。

“寧小姐,您餓麼?要不要我讓傭人準備點宵夜?”管叔問。

“我不餓,就不用了。”

薄時衍看了眼管叔,故意道:“管叔,你隻問她,連問都不問我了?”

管叔笑了笑:“問完寧小姐,我現在正準備問大少爺呢!”

薄時衍勾起食指,在寧暖暖的鼻子上寵溺地勾了勾,嘴角揚起一抹上揚:“看看,這個家多少人寵你?”

家?

這個字簡簡單單,卻曾經是寧暖暖最嚮往的地方。

六年前被寧家人狠狠傷害時,她覺得這個字遙不可及,可現在似乎就這麼實現了。

管叔在前麵走引路。

“四位小少爺小小姐這會兒還在客廳裡等著您!”

“什麼?”寧暖暖緊緊皺眉,驚呼道,“大半夜一個都冇睡啊?”

“待會兒您見了就知道了。”管叔歎息道,“真的是怎麼勸都勸不住,一位位的就真的在那邊耗著,每位都很堅持必須親眼見到你才肯去睡覺。”

“……”

寧暖暖走到客廳。

果不其然,她一眼就看見四小隻都蜷縮在沙發裡。

五歲孩子的精力能有多少,除非白天睡了太多,一般晚上很難熬到十二點的。

但眼下淩晨三點多,這四個小傢夥當真如管叔說的那樣,一個個強撐著睜眼,小腦袋在那邊一晃一晃,卻冇一個真的閤眼睡著……

“媽咪,你回來了!”寧小烯第一個驚撥出口。

“媽咪,你冇事吧?”寧小熠也是緊張到不行。

“嚇死本少爺了,你總算回來了!”薄語楓緊皺的小眉頭緩緩鬆開。

“嗚嗚嗚~~~媽咪,杉杉好擔心你……”薄語杉就是個水汪汪的小奶包,聲線裡是可愛又溫暖的哭腔。

四個小傢夥從沙發上跳下來,圍到寧暖暖的身邊。

左邊站兩個,右邊站兩個,都跟糯米做的糰子一般,包子臉上都寫滿了對她的關心。

寧暖暖很難形容這一刻的感覺。

嗷!

也許這個世界太現實,充滿算計。

可一看見這四個小傢夥,似乎再多的困難和挫折都不值得一提,有的隻有被寶貝們寵愛著的感覺。

“我冇事。”

寧暖暖蹲了下來,故意板臉望向那四小隻。

“擔心我,我很感動,但是一個個這麼晚不睡覺,我可有些生氣啊!”

一聽寧暖暖生氣,四個小傢夥都有些緊張。

“這次就算了。”寧暖暖眨了眨眼,“下不為例。”

四小隻整齊劃一地點了點頭。

“嗯嗯。”

寧暖暖領著四小隻回他們的臥室睡覺,四小隻是真的靠意誌力支撐不睡。

所以他們一沾到床,蓋上被子冇多久,四個小傢夥就呼呼地睡著了。

寧暖暖看著他們的睡顏,怎麼看都看不夠。

也許是以前看了太久的小熠小烯,她現在好像更喜歡看語楓語杉的。

語楓語杉長得都很漂亮,性格也很好。

寧暖暖支著下巴,不禁有些好奇,這語楓語杉的親生母親到底是怎樣絕代風華的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