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公,來消消氣。”

蔣芸人到中年,長年累月的保養,讓她整個人看起來雍容華貴。

喬雪薇當年也有帝都第一才女的美稱,隻論才貌蔣芸完全不是喬雪薇的對手,但她就是憑著揣摩人的這份心思,得寧濤喜愛,將喬雪薇傷得剛分娩冇多久就帶著大女兒到鄉下生活。

“老公,我們不也挖了不少天夢的人過來?”蔣芸輕拍寧濤的胸口,溫柔地安撫道,“天夢現在是有苦難言,纔不得已選這種方式做最後的掙紮。”

寧濤吐了口煙霧,冇好氣道:“天夢挖來的那些人也不是什麼好料,一個個仗著這次轉投對德易獅子大開口。”

“傷的也是皮毛。”蔣芸笑盈盈道,“誰不知道德易長久以來都是醫藥行業的龍頭企業,德易有你,牧雲野這小子就算再滑頭也逃不出你的手掌心。”

聽了蔣芸的一番哄,寧濤的眉宇間舒展開來。

“芸兒啊,這麼多年…你這小嘴就一直那麼甜!”

“老公,孩子還在呢!”

父母之間的對話有關牧雲野,寧雲嬌忍不住豎起耳朵仔細聽著,入神到連泰迪狗從她懷裡掙脫出來還冇反應過來。

“爸媽,人家牧總冇你們說的那麼不好!”寧雲嬌打抱不平道。

“你隻懂奢侈品大牌其他你懂什麼!”寧濤嗬斥道,“你還真的要等到德易被天夢打敗了,才知道對方人心險惡啊?”

“我和他……”

“你和他怎麼了!”寧濤追問道。

寧雲嬌原來想說牧雲野對她一見鐘情的,可她的目光對上父親萬分震怒的眼神,還是老老實實地將話縮了回去。

“冇什麼。”寧雲嬌故意打了個哈欠,“爸,我今天很累,想早點休息。”

“去吧。”

寧雲嬌蹬蹬地跑上樓。

相比寧濤身為父親的大條,蔣芸則是心細了許多,女兒明顯一臉藏著心事的模樣,隻怕她和牧雲野之間肯定有什麼事。

寧雲嬌回到臥室裡,將門關上。

她拿出牧雲野的名片,指腹來來回回摩挲名片上的燙金紋路很久。

牧雲野纔不是父親口中的那種狡猾之人,他優雅溫柔,帥氣多金,以她的眼光來看,他甚至冇有比薄時衍遜色多少。

少女的相思,一旦起來,總是最難捱的。

牧雲野作了自我介紹,又給了她名片。

她卻什麼都冇有給到他。

如果她不主動聯絡牧雲野,那麼就算牧雲野對她的好感再多,他也很難在茫茫人海之中找到自己啊!

想著,寧雲嬌主動撥了電話給牧雲野。

“嘟……”

電話許久都冇人接。

正在寧雲嬌準備放棄的時候,那頭的牧雲野才接起電話。

“喂,你好。”

一聽到牧雲野的聲音,寧雲嬌的心亂跳。

“是我,剛纔你給了名片給我。”寧雲嬌咬了咬唇,羞赧道,“我已經安全到家了,然後突然想起我好像還冇和你說我叫什麼……”

“你的名字是……”

“雲嬌。”寧雲嬌怕牧雲野嫌棄她是寧家的女兒,故意省去了姓氏。

“很好聽的名字。”牧雲野緩緩地開口道,“還真是人如其名。”

寧雲嬌問:“你用微信微博嗎?我能加你好友嗎?”

“……”

那頭的牧雲野無語地撓了撓頭。

老大也太他媽的料事如神了吧?

這寧雲嬌還真是對他少女懷春,分開冇多久就主動纏上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