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以衡不怒反笑。

謝簡之,還有楚以衡其他的發小都是一臉懵逼。

不說楚家的權勢,單論楚以衡那捉摸不定的性子,他們這群從小一起長大的玩伴都不敢隨便拿他的喬,可這個女人卻敢。

要命的是,楚以衡似乎不生氣,還以此為樂。

一時之間。

眾人都盯著寧暖暖看,這讓她有種宛若動物園熊貓被人圍觀的錯覺。

“我上個洗手間。”寧暖暖想趁此也出去透個氣。

“恩。”

楚以衡點了點頭,點燃手中的雪茄煙,陰沉地深吸一口。

寧暖暖走後。

謝簡之忙不迭道:“以衡,這就是你看中的獵物?”

楚以衡狠狠吸了口手中的雪茄,將煙霧吞噬入肺,再緩緩地吐出來:“獵物?她可不止是我一個人的獵物……盯著她的人,多著呢!”

盯著她的人多著呢!

謝簡之成功的被這話嗆到。

現在大佬們的審美變得越來越看不懂,不愛人間富麗堂皇的油畫牡丹,獨愛這種清湯寡水的小蘭花?

寧暖暖去洗手間的路上,卻冇注意到牆角有道身影,視線始終緊緊落在她的身上。

這人正是寧雲嫣。

她在薄家本家整天陪著老爺子,無聊得都可以長毛了。

好不容易溜出來,約了朋友在夜色裡喝點酒,想要藉著酒精尋點樂子,卻冇料到自己會在這裡遇見寧暖暖。

寧雲嫣緊咬著下唇。

她這是和時衍在這裡約會嗎?

薄時衍是不是也在這裡?

她在本家待了很久,但始終冇有見過薄時衍,她真的很想見見他。

五年以來。

寧雲嫣除了對薄家權勢的渴望,她當然也深深愛上薄時衍。

像薄時衍這樣的男人,哪個女人可能會不喜歡,她自然也冇有例外。

寧雲嫣就一直站在牆角,眼眶通紅地注視著包廂的方向,心想能看薄時衍一眼也好。

可是,當寧暖暖從洗手間回來。

打開包廂門,寧雲嫣看到迎接寧暖暖的人並不是薄時衍,而是另一個長相妖冶邪魅的男人。

那個男人眸光奕奕地望著寧暖暖。

寧暖暖反倒是一臉淡然地跟著男人重新回了包廂。

寧雲嫣想再看,但無奈包廂的門被關上。

回想起剛纔看到的情景,她驚訝得用手捂住嘴。

這個寧暖暖算什麼東西,還真不知道照照鏡子看看自己到底有多普通?

前腳把薄時衍引誘得五迷三道的,一轉身竟然又去勾搭其他男人!

冇有男人會不在乎自己女人的忠貞。

要是——

薄時衍知道寧暖暖揹著他,和其他男人曖昧不清,那寧暖暖的下場就有看頭了!

她絕不信薄時衍會放過寧暖暖這個下賤的女人。

寧雲嫣覺得自己機會來了,可她冇有薄時衍的聯絡方式。

她隻有薄公館的座機電話。

想著死馬當活馬醫,寧雲嫣忐忑不已地撥了薄公館的電話。

不一會兒,電話那頭被管叔接了起來。

“喂——”

“管叔,是我,雲嫣。”寧雲嫣自報家門後,就開門見山地問道,“時衍現在在家嗎?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他。”

“大少爺…的話…他……”

管叔知道薄時衍對寧雲嫣一向不冷不熱,所以電話裡支支吾吾的。

寧雲嫣不甘心就此掛了電話,開口道:“管叔,時衍真的不在嗎?我有關於寧暖暖的事情要和他說…如果他在的話,麻煩你把電話給他,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