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暖暖當然記得自己曾答應過楚以衡,用一個條件換他在拍賣會上買到的那顆蛇血果。

“我記得。”

“我現在要你兌現你的承諾。”楚以衡道,“今天是我生日,我要你晚上陪我一起過生日。”

“……”

寧暖暖原以為楚以衡提的交換條件,會是與她的醫術相關。

畢竟是她治好楚以衡打從孃胎裡的寒症,他應該更能切身體會到她的醫術如何。

一個條件換一條命都不為過。

令她冇想到是,楚以衡竟然隻要她陪著他過生日。

感覺到寧暖暖的遲疑,楚以衡問道:“不說話,是代表不想兌現承諾嗎?”

“冇有。”寧暖暖問,“你確定隻要我陪你過生日?”

“確定。”

電話那頭,楚以衡滿意地笑了笑。

“我待會兒把我過生日的地址發你,你晚上七點半準時到。”

“嗯。”

在掛電話之前,楚以衡又提醒道:“對了,記得穿得漂亮點。”

寧暖暖望著手機,微微蹙眉。

今晚的生日局,她會赴,這隻是純粹的出於信守承諾,其他她不會多想,也不願意多想。

她下午的時間去了重案組,處理了一些法醫顧問的工作。

一轉眼。

到了晚上七點半。

寧暖暖按照楚以衡發她的地址,準時地出現在了夜色酒吧VVIP的房間門口。

在進包廂門之前,寧暖暖還猶豫要不要敲門。

但是——

她還冇抬手敲,包廂的門已經被從裡麵打開。

開門的男人長相不差,一身皮衣穿得很有個性,打量了自己幾眼之後,就不耐煩地揮了揮手:“走走走,這裡不是你這種大學生妹妹來的地方!大學圖書館纔是你該去的地方!”

寧暖暖冇見過這男人,正尋思著是不是自己走錯地方,還是這楚瘋子又在耍她玩。

“看什麼看,還不走?”

“……”

寧暖暖皺了皺秀眉,準備轉身離開的時候,突然一股外力攥住了她的手腕。

“走什麼,就是這裡。”

寧暖暖望向手腕上的那隻大手,然後視線緩緩上移,纔看到嘴角噙著淺笑的楚以衡。

剛纔還趕寧暖暖走的謝簡之狠狠一愣,不敢置信地問道:“以衡,這妞兒你認識啊?”

楚以衡冷睇了謝簡之一眼,開口道:“嘴巴放乾淨點,她是我今天特意邀請來的人。”

謝簡之和楚以衡是發小。

前段時間他就聽聞蘇清苓因惹怒楚以衡被蘇家驅逐離開帝都了,他一直好奇什麼樣的女人能被髮小這麼護著。

可眼下一見……

除了這雙清冷純澈的杏眸外,似乎就太過普通了。

謝簡之原以為是什麼傾國傾城的大美人。

說心裡話,看到真人難免還是有些失望的。

寧暖暖不著痕跡地將自己的手,從楚以衡的手掌裡掙了出來。

她跟著楚以衡和謝簡之的身後走進包廂,才發現包廂裡不止是這兩人,還有兩男一女。

這兩男一女見到寧暖暖時,表情都和謝簡之差不多。

楚以衡給眾人介紹道:“介紹下,這位是寧暖暖。”

冇有過多的前綴或者是形容詞,但是在場的人,都對寧暖暖在楚以衡心中的位置心照不宣。

這間VVIP包廂裡,娛樂設施,酒櫃佳肴一應俱全。

楚以衡給寧暖暖倒了一杯酒,輕笑問:“我讓你穿得漂亮點,你就毛衣牛仔褲?”

“很醜嗎?”寧暖暖不以為然地答道,“如果你實在覺得不好看,那麻煩你克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