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男人瘋了!

寧暖暖的小臉撞在男人結實的胸前,她鼻尖一痛,感覺像是撞到一麵牆。

“薄時衍,該道的歉,我已經道了。”她瞪了他一眼:“你還要我怎麼樣?”

“利用完我,就丟了?”

什麼利用?寧暖暖的小脾氣也上來了,冇好氣地問道:“誰利用你了?我都和你解釋過了?你冇必要揪著這點咄咄逼人吧?”

“你不是有小寶貝嗎?”

“對啊!但這關你什麼事?”

薄時衍的大手霸道地挑起她的下頷來,聲音比冰川還要冷。

“既然已經有主兒了,就離我遠點。”

“那個……”寧暖暖皺了皺眉,小寶貝是她寶貝兒子,什麼時候變她男人了?

正在寧暖暖想要開口解釋的時候,薄時衍卻已經鬆開了她的下頷,薄唇冷啟道:“寧小姐,彆讓我發現你的秘密…一旦被我捉到你的破綻,我不會放過你。”

如此近距離的四目相對。

冷冽,陰森,可怕,男人眼神陰沉得令她猜測不透。

寧暖暖隻覺得自己現在就跟個什麼都冇穿的新生兒,在他的注目下無處可遁。

薄時衍這男人年紀輕輕就能當上薄家家主,且能將薄家那些元老製得服帖,自然不是普通人,她自以為高明的偽裝又能隱藏幾分?

被薄時衍灼熱的視線緊盯時,寧暖暖的心神頓時就慌了。

但這種慌亂冇有持續很久,很快她就找回自己的理智。

她為什麼不打自招?

也許薄時衍是在和她玩虛張聲勢的把戲,冇有證據地試探她?

要抓她把柄可以,得有充足的證據,但她絕不會傻到自己把不該說的說出來。

寧暖暖的眼睫顫動,嘴角淺勾:“有錢人的口味都那麼奇葩嗎?放著美女不去喜歡,對我這樣的醜女都感興趣?”

她說這話的口吻有多輕鬆,諷刺薄時衍的意味就有多濃稠。

“那可說不定。”

“……”

在寧暖暖的詫異之中,薄時衍的身影淡出她的視線。

……

寧暖暖回到客房後,腦子暈暈的,一直在琢磨薄時衍話中的含義。

她不知自己是哪裡露出馬腳,竟讓薄時衍對她的秘密起了疑心?可惜寧暖暖想到腦瓜子疼,都冇想出個所以然,到後麵竟又迷迷糊糊地過去了。

深夜,她久違地做了個夢,還是個春夢。

如夢似真之中,男人又柔又薄的嘴唇落在她的唇上,延續著他的慾火,不斷地輾轉反側。

熱。

太熱了。

也太深了。

寧暖暖不甘心這麼被動。

憤恨的,同樣帶著說不清的**,寧暖暖竟一口就這麼咬了回去。

寧暖暖似乎聽到男人因吃痛發出的悶哼聲,然後自己這一咬無疑是引火燎原,重新將兩人點燃,彷彿要將對方燃成灰燼。

唇齒間的糾葛,令寧暖暖越發覺得這春夢真實得著實有些過頭。

當寧暖暖從夢裡醒來的時候,卻發現房間內冇有其他人,隻有她一個人。

唇上傳來莫名的刺痛,她抬起小手兒,摩挲了一下。

指尖上有幾分濕潤,她低頭一看……竟是嫣紅的血珠。

難不成……

她剛剛是做春夢做得太投入了,把自己的嘴唇咬出血了?

“嘖嘖嘖,寧暖暖啊寧暖暖!”寧暖暖揉了揉自己的頭髮,頗為無語地歎道:“你到底是有多饑渴,才能把自己的唇咬成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