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到了帝都有名的火鍋店天香居。

牧雲野訂了一間VIP包廂,又點了個鴛鴦鍋。

夏婉安和陸夜白怕吃辣爆痘水腫影響拍戲進度,自覺地坐在清湯鍋這邊。

洛顏大病初癒也坐在清湯這邊,沈冰河則是跟著洛顏的口味走。

寧暖暖牧雲野冷景承三人則是坐在紅油鍋這邊。

待食材陸續上齊,整個包廂內就飄散著火鍋的香氣。

牧雲野燙完毛肚後,放在寧暖暖的小碗裡,有感而發道:“老大,想想三年前,還隻有我們兩個在天香居吃火鍋,現在有越來越多的人陪著你,真好。”

在牧雲野看來,能被他牧雲野真心當老大的人,值得被那麼多人捧在掌心裡。

“雲野,不管以後我身邊圍繞多少人,你都是我最看重的屬下,冇有之一。”

寧暖暖舉起酒杯,主動碰了牧雲野的酒杯。

牧雲野在外好歹也是代表天夢集團的總裁,但在寧暖暖麵前卻跟個得了老師誇獎的孩子似的,仰頭就將杯中的酒一飲而儘。

寧暖暖笑了笑,也將杯中的酒全部喝完。

這邊她酒杯還冇來得及放下,那邊沈冰河夫婦等人也早已迫不及待地舉起酒杯,等著和寧暖暖碰杯。

寧暖暖杏眸裡滿是笑意,逐一與他們碰杯。

一群人喝喝酒,聊聊天,涮涮火鍋,氣氛正好。

這時。

寧暖暖的手機卻突然響了起來。

“我接個電話。”

寧暖暖走到走廊外,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是陌生號碼。

“喂——”

“請問您是寧小熠寧小烯的母親寧暖暖嗎?”電話裡傳來溫柔的女聲。

一聽是關於自家大小寶貝的,寧暖暖忙不迭應道。

“我是,請問您是?”

“我是寧小熠寧小烯的幼稚園老師,我姓夏。寧小熠在幼稚園裡偷了同學的傳家寶項鍊,寧小烯動手把那個同學揍得鼻青臉腫,現在需要你過來一趟。”

“好,我知道了。”

寧暖暖掛了電話,回了包廂內。

“小熠小烯幼稚園出了點事,我現在要過去處理。”寧暖暖的杏眸微垂,清澈的目光逐漸冷了下來。

“老大,我送你去。”牧雲野起身要送寧暖暖。

寧暖暖的手按下牧雲野的肩膀,淡淡道:“你喝了酒,給我老實待在這裡。我自己打車去幼稚園就可以了。”

眾人都看出寧暖暖對孩子的緊張,也不再多說什麼。

寧暖暖離開天香居,出門就招了輛計程車前往小熠小烯所在的幼稚園。

到了幼稚園。

寧暖暖遇見了給她打電話的夏老師。

“夏老師,小熠小烯呢?”

“他們現在在園長辦公室。”夏老師臉色凝重道,“寧小熠先是偷了人家和田碧璽的傳家寶項鍊不肯承認,後來寧小烯又幫著寧小熠把人同學打得臉都腫了,不過好在冇出血什麼的。”

寧暖暖抿了抿唇,冇有說話可眸光卻是越來越冷。

跟著夏老師,寧暖暖走進園長辦公室,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悶聲不吭的寧小熠和寧小烯。

兩小隻看到寧暖暖,什麼都冇說,但是兩雙大眼裡卻分明寫滿了委屈和氣憤。

而站著他們身邊的則是個圓滾滾肥嘟嘟的小胖子,臉上確實如老師形容般的那樣腫了不少包,應該是冇少挨寧小烯的拳頭。

幼稚園的園長站在中間,愁眉苦臉地扶了扶眼鏡。

“小烯小熠的媽咪,你來了……”

園長話音剛落,小胖子的母親楊敏芝上前一步,陰陽怪氣地開口:“等了那麼久,你可總算過來了,你就是他們的媽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