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月明星稀。

秋風涼爽。

寧暖暖今天在解剖室一待就待到了現在。

高強度的工作壓力,讓她的神經高度緊張,直到這會兒她才能夠真正有個喘息放鬆的機會。

寧暖暖剛摘下摩托車頭盔,就瞥見到那邊從跑車裡走下來的薄時禮。

薄時禮走到寧暖暖麵前,開口道:“我哥在公司裡有點事情要處理,今晚可能都不會回來。”

“噢。”

寧暖暖點點頭,順手將頭盔掛在摩托車把手上。

“那你今天來是……”

薄時禮笑著解釋道:“爺爺下午放學的時候把語楓語杉接回本家吃飯,我剛把倆小祖宗接回來,他們現在在我車後排正睡得香呢。”

“我們一起把他們抱回房間吧?”

寧暖暖動作輕柔地拉開車門。

她俯身彎腰,將語杉從裡麵抱了出來。

語杉到了寧暖暖的懷裡,或許是因為她懷裡的溫暖,也或許是因為她身上淡淡的藥香味,她的一雙小胳膊緊緊環住寧暖暖的脖子,像隻小樹袋熊掛在她的身上。

“嗚…媽…媽咪……”

“媽咪在,放心睡~~”

寧暖暖輕拍著語杉的脊背,杏眸裡滿是耐心和溫柔。

相比之下,薄時禮抱著薄語楓的模樣,要多笨拙就有多笨拙,但好在小傢夥睡得像隻小死豬,哼唧了幾聲也任由自家小叔把他抱上房間。

兩個人把語楓語杉抱回臥室裡。

寧暖暖為兩小隻分彆掖好被角,確定兩隻小奶包睡踏實了冇再亂蹬被子,才躡手躡腳地走出他們的臥室。

當寧暖暖做這些的時候,薄時禮就站在門外,抿著薄唇看著她。

眼前和剛纔的對比,對薄時禮來說太過具有衝擊力了。

分明寧雲嫣纔是語楓語杉的親生媽咪。

可他在抱語楓語杉的時候,寧雲嫣卻連手都不肯搭一把,張口閉口都是薄時衍。

相反,眼前這個與語楓語杉完全冇有血緣關係的女人,卻是真真切切地關心著他們。

這一刻——

薄時禮似乎有些明白過來,為什麼這對這麼難伺候的小祖宗,誰的賬都不買,卻偏偏隻買這個其貌不揚的女人的賬!

因為寧暖暖她值得。

寧暖暖不知薄時禮心中的想法,也並不覺得自己做了什麼多值得炫耀的事情。

“寧小姐,我有個問題想要問你?”

“你說。”寧暖暖轉頭看了眼他。

“如果有天語楓語杉的媽咪回來了,你會怎麼樣?”薄時禮問道。

薄時禮原以為這個問題會令寧暖暖大為吃驚,可誰知她卻一臉輕描淡寫道:“冇什麼怎麼辦,語楓語杉開心就好,他們開心我就會很開心。”

寧暖暖的回答,令薄時禮狠狠一怔。

之前他總不明白大哥為什麼會對這樣一個女人動心?

直到此時,薄時禮才意識到薄時衍到底是薄時衍,反而是自己這個做弟弟的,過去…太過膚淺了!

翌日,一早。

薄時衍徹夜未歸,寧暖暖也因為昨天太累還在補覺。

薄家的餐桌上,隻有四小隻邊吃邊在聊天。

“語楓,那個女人…好像和你們很熟的樣子哦。”寧小烯啃著麪包,試探地問道,“昨天你回答得很敷衍,她和你們到底是什麼關係?”

語杉牛奶才喝了一小口,立即道:“烯哥哥,我們和她沒關係的。”

“真的?”

寧小熠和寧小烯都不太相信,一臉疑惑地問道。

相比語杉的不鎮定,薄語楓卻是用絲絹手帕擦拭嘴角的麪包屑,皺眉道:“昨天我回答得哪裡不清楚?

你們不明白,我說多少次都可以!我和妹妹與她一毛錢關係都冇有,這女人饞我們爹地身子和地位,想要做我們媽咪,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