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衍——”

寧雲嫣一路跑到樓下,以為能見到她許久未見的薄時衍。

但是——

當那道穿著白色襯衣的身影轉過身子以後,寧雲嫣纔看清來的人不是薄時衍,而是他的弟弟薄時禮。

“時禮,是你啊。”

寧雲嫣唇角莞爾,卻掩不住眼中的失望。

薄時衍從未將他的個人聯絡方式給過她,她若是想要見到那個尊貴如神邸的男人,這五年來唯一的途徑就是通過語楓語杉這對龍鳳胎。

薄時衍可以不理睬她。

可至少藉著這對龍鳳胎的關係,薄時衍會多看她幾眼,也會和她多說幾句話。

可現在……

“寧小姐,晚上好。”薄時禮對著寧雲嫣笑了笑,“不好意思是我。我哥今晚有公事要忙,他知道語楓語杉在本家,讓我過來一趟把他們接回去。”

寧雲嫣無精打采地點點頭。

“語楓語杉應該睡著了?”

“睡著了。”

“好,那我把他們抱進車裡。”

“嗯。”

薄時禮將語楓語杉兩小隻,一隻一隻地抱進他的車裡,怕小傢夥們著涼還用薄被將他們裹著,確定裹嚴實後,他纔將車門輕輕關上。

一回頭。

薄時禮就看見寧雲嫣站在自己身後,愁眉不展。

薄時禮以為寧雲嫣是不捨得與語楓語杉分彆,安撫道:“你放心吧,語楓語杉這兩個小糰子雖然頑皮了些,但薄家大把人把他們寵著呢!要是有人敢欺負他們,我這個做叔叔的,第一個……”

薄時禮後麵的話還冇來得及出口,寧雲嫣卻已經冇耐心地說出自己的想法。

“時禮,我能不能問你要樣東西?”

“恩?”薄時禮疑惑地望向寧雲嫣,“說吧,你想要什麼?”

“你能不能把你哥哥的私人聯絡方式給我?”寧雲嫣咬著下嘴唇,杏眸裡滿是急切渴望地說道,“我知道我這個要求可能會讓你為難,但是我真的已經很久冇有和他聯絡過了。”

聞言,薄時禮桃花眼半眯著,眸光倏地暗了下來,臉上冇有太多的波瀾。

兩人之間是無聲的沉默。

寧雲嫣實在太想要,忍不住問到底。

“時禮,我為時衍生下孩子,我已經無名無分了整整五年,我現在隻求時衍的一個手機號。”

“我哥的聯絡方式,你還是當麵問他要吧。”薄時禮斂起了唇角,“如果你從他那邊要不到,我這邊你同樣要不到。”

薄時禮表麵看起不羈桀驁,花心成性,但他卻是另種不好接近。

感受到薄時禮的疏離和防備,寧雲嫣才知自己說這話太過操之過急了,忙解釋道:“時禮,對不起,我說這話不是故意為難你,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這樣子,可能是我太愛他了吧?”

薄時禮看著麵前嬌美如花的女人,卻生不出一絲半點憐憫之心。

“今天很晚了,我要送這兩個小祖宗回去了。”

說完,薄時禮拉開車門,坐進駕駛室內,踩下油門揚長而去。

寧雲嫣望著兩束紅色的尾燈在夜色之中揚長而去,不禁淚流滿麵。

五年。

整整五年。

為什麼之前她還覺得自己勝利在望,可現在她卻覺得自己離薄時衍越來越遠了?

這一切……

都是拜寧暖暖所賜!

敢與她爭薄時衍,她一定要讓這個也叫寧暖暖的女人,不得好死!!!

薄時禮將兩個小祖宗送回薄公館的時候,剛下車就見到正騎著摩托車回來的寧暖暖。

夜風中。

她摘掉頭上的摩托車頭盔,捋了捋微亂的頭髮,整個人透著股又颯又利落的氣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