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雲嫣最討厭這種不知來源的野貓野狗。

一想到要是被這小畜生咬一口抓一口,就可能要去打疫苗,她就覺得噁心。

“語杉,我說的話你聽不懂嗎?”

“聽不懂。”

語杉的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還是將小野貓摟在懷裡。

“喵喵~~”

“小咪,你是不是餓了?”語杉摸了摸小貓咪的腦袋,軟軟地問道。

“喵~~”

“小咪,我餵你。”

語杉的小手拿起寧雲嫣特意為他們兄妹倆剝好的蝦仁,餵給小野貓。

小野貓聞到蝦仁的甜腥味,張開嘴就咬住蝦仁,津津有味地吃了起來,幾乎是眨眼的工夫就將一隻蝦仁吃完了。

寧雲嫣剝得美甲翹皮不算,滿手腥味。

這對龍鳳胎自己不吃,卻餵給臟兮兮的野貓吃,這不是存心在找茬嗎?

“語楓語杉,這是我給你們兄妹剝的!你們,你們怎麼能給貓吃!”寧雲嫣心火燒了起來,聲線也變得尖利起來。

“你不是口口聲聲都希望我們開心就好麼?”薄語楓恣意地揚了揚眉,冷聲問道,“你冇看到杉杉很喜歡小咪?你凶她做什麼?”

寧雲嫣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眸色也逐漸陰騭起來。

“你們兄妹倆是故意這麼整我的,對不對?”

“這種級彆的,還談不上整。”薄語楓雙手環胸,儼然一副小大人的口吻說道,“彆仗著你和我們之間有血緣關係,就想做我和杉杉的媽咪。就算我爹地答應,我和語杉也不會同意的。”

這話,徹底刺激到了寧雲嫣。

她等了五年。

她算了五年。

這五年來,她無時無刻地不想嫁給薄時衍,原以為這對龍鳳胎是自己進入薄家的籌碼,卻冇想到他們現在竟成了她的絆腳石。

孽種!

想到現在的處境,當時自己就應該將這對孽種留在火海裡,和他們的生母一起燒死在那裡算了。

寧雲嫣恨得攥緊了拳頭,狠狠捶向桌麵。

這一下,驚到了語杉懷裡的小野貓。

小野貓嚇得喵嗚喵嗚叫了幾聲,從語杉的懷裡跳了出來,然後跳到寧雲嫣的腳邊。

寧雲嫣嫌棄野貓臟,下意識地側身一躲,腰身狠狠撞向餐桌,頓時疼得她的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你們!!!”

寧雲嫣又疼又氣,理智也被怒火燒得所剩無幾。

再也顧不得其他,寧雲嫣怒意洶洶都走到薄語杉的身邊,拉起她的胳膊,揚手就要向著小臉扇去。

就在巴掌要落下的那刻,老爺子震怒的聲音從門口傳了過來。

“住手!你要對語杉做什麼!”

寧雲嫣的掌停在半空中,正想著和薄老爺子告狀。

但是——

這次語杉卻搶先在她麵前,嚎啕大哭起來。

“嗚嗚,太爺爺,她要打杉杉!”

語杉是真的怕。

如果不是太爺爺及時趕到,她肯定就要挨寧雲嫣的打,想到這女人凶神惡煞的模樣,語杉那雙大眼睛就哭得紅彤彤的,眼淚淌滿小臉。

語杉抱住老爺子的大腿,眼淚汪汪。

“太爺爺,杉杉怕疼,你救救杉杉。”

語杉在老爺子心裡就跟個小太陽似的,現在這個小太陽哭成這樣,老爺子心裡也跟著心疼起來。

“不疼不疼,有太爺爺在,誰都不能打你!”

“太爺爺,我好怕……”

“不怕。”

薄老爺子抱起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語杉,輕拍她的脊背,老眼卻深深地睇了一眼寧雲嫣。

寧雲嫣的心,倏地一緊。

老爺子肯定是誤會她了。

她想要開口解釋,薄老爺子卻已經抱著語杉離開了餐廳。

“你針對我就算了,但連累我的暖暖保護我捱打受傷……”薄語楓頓了頓,小鼻子輕哼出聲道,“上次你在太爺爺麵前玩的把戲,這次,我統統還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