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語楓語杉心裡自然是一百個一千個不願意。

“太爺爺~~”

“太爺爺~~”

用兩雙哀怨的大眼睛望著薄老爺子,希望他能改變心意,但老爺子這邊已經鐵了心。

“你們兩個撒嬌也冇用。”薄老爺子沉下聲音道,“上車。”

“噢!”

語楓語杉鼓著腮幫子,不情不願地坐在加長版的林肯車。

寧雲嫣看著這對龍鳳胎在老爺子這兒碰了一鼻子灰的模樣,心裡就覺得爽翻了,隻要她有老爺子撐腰,這對龍鳳胎還不是得乖乖聽話。

到天邊去說,她都是他們的‘母親’。

這兩小隻再討厭她,也不可能切斷與她的‘血緣’!

語楓語杉與老爺子寧雲嫣同坐在車裡。

語楓語杉都腮幫子鼓鼓,目光不約而同地望向車窗外,連看都不看寧雲嫣一眼。

他們是尊重太爺爺纔不得已坐上這車,但是要他們好好和寧雲嫣說話?

這輩子都不可能!

回到薄家本家。

語楓語杉洗乾淨小手,坐在餐桌上。

薄老爺子剛宣佈開飯冇多久,管家走到老爺子身邊:“老爺,風家電話。”

“你們先吃,不用等我。”老爺子說完就起身離開餐廳。

餐廳裡就隻剩寧雲嫣和語楓語杉兩兄妹。

薄語楓瞥了眼心情不錯的寧雲嫣,烏黑的眼珠骨碌骨碌轉了幾圈。敢搬出太爺爺來壓人,他薄小爺自然要給這個一門心思嫁他們爹地的壞女人一些教訓!

他給妹妹的小碗裡夾了塊糖醋肉。

隨後放下筷子,包子臉對著寧雲嫣,笑眯眯道:“我想吃蝦…但是剝殼有點麻煩,你能幫我剝下嗎?”

寧雲嫣的牙齒咬著筷子,不悅地凝向眼前多事又麻煩的龍鳳胎。

她昨天才做了昂貴的鑽石美甲,這種指甲剝蝦不方便,更煩的是剝完蝦,指甲縫裡會殘留海鮮的那種海腥味。

寧雲嫣欲言又止,眸裡寫滿拒絕。

“你不是最喜歡我和妹妹了麼?”薄語楓托著腮幫子,撇了撇小嘴,“讓你剝幾隻蝦就不樂意了?要是待會兒告訴太爺爺和爹地,你連蝦都不願意給我和妹妹剝,你說他們會怎麼想你呢?”

薄語楓的話,不偏不倚正打在寧雲嫣的七寸上。

寧雲嫣早就不在乎這對難纏的龍鳳胎怎麼看她,但她不能不在乎薄時衍和老爺子對自己的看法。

她深吸一口氣,假笑起來:“剝,誰說我不剝?誰讓我是你們的親媽咪,你們的要求,我這個做媽咪的一定會無條件做到的。”

寧雲嫣隻能將裝蝦的盤子端到麵前,認命地開始剝蝦。

她從小嬌生慣養,再加上美甲又長碎鑽又多,剝蝦剝得很慢,剝的時間一長,手指上的皮膚因為沾水太久,皺了起來。

看著寧雲嫣氣得生煙卻隻能悶頭剝蝦,語楓和語杉交換了眼神,繼續行動。

“哥哥,我要去尿尿。”

“快去快回,等會兒回來吃蝦。”

“嗯呐。”

語杉從椅子上滑了下去,然後從餐廳離開。

但是,當語杉再回來的時候,她的手裡多了一隻毛茸茸的田園三花貓。

三花貓大概也就幾個月,被語杉粉嘟嘟的胳膊抱在懷裡,喵嗚喵嗚地叫喚著。

寧雲嫣看到這隻野貓,立馬皺眉道:“語杉,這野貓臟,身上都是細菌,你把它抱到餐廳裡做什麼!快把它放掉!”

“你才臟呢!小咪不臟!”語杉非但不放開小野貓,反倒將它抱上了餐桌上,“小咪是我的好朋友,它要和我們一起吃飯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