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夜……

薄時衍睡得很沉,睜開眼時,隻見女孩蜷縮在他的胸口。

濃密的睫毛隨著她綿長的呼吸,輕輕眨動著,令他感受到心中無限的滿足。

熟睡的她少了平日裡的清冷倔強,像隻軟萌的小貓,小手搭在他的腰上,熱熱的呼吸噴灑在他敞開的衣襟。

睡著的時候不覺得。

醒來的時候,這溫熱濕潤的氣息拂過他的胸膛,這不是要他的命嗎?

清晨的男人是最危險的動物。

現在,甜美的獵物近在眼前,他如何按捺得住?

看了一眼又純又欲的她,薄時衍情不自禁地低頭吻住她。

她的唇……

已經被他前前後後吻了不知多少遍,但薄時衍卻還是不知饜足,每次索取都熾熱深入。

這樣的纏綿,很難不吵醒寧暖暖。

薄時衍看著睜開睡眼惺忪的小女人,嘴角微微上揚,卻趁她微啟紅唇時,順勢加深了這個吻。

寧暖暖想逃。

男人卻一個翻身,將她壓在身下,讓她逃來逃去,都隻能他的懷裡。

吻…繼續著……

他的吻很溫柔,寧暖暖卻又能感覺到男人對自己那種刻苦銘心的霸道,彷彿要將他的氣息徹底烙印在她身上。

許久。

綿長的一吻才迎來了終了。

或許是因為害羞,亦或者是因為缺氧,寧暖暖的小臉嫣紅。

“你……以後能不能……剋製點?”

“儘量吧。”薄時衍溢位低笑,“不過可能很困難,誰叫你太誘人。”

“薄時衍,我問你個問題……”

“如果…我是說如果哦……”寧暖暖回眸望向身側的男人,問道,“我不長現在這個樣子…你會怎麼樣?”

薄時衍的鳳眸微眯,問道:“所以……”

寧暖暖正要繼續試探薄時衍的態度時,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我先接個電話。”

“恩。”

寧暖暖接聽電話,電話那頭傳來的是薑怡菲的聲音。

“頭兒,今天廣場動工,施工人員從地裡挖出幾具屍體,都是有點年齡的陳年舊屍,我和黃彬這邊可能搞不定。”

“我知道了,我一個小時內到重案組。”

“嗯嗯。”

寧暖暖剛要掛電話,身後卻傳來男人冷沉寒冽的聲線。

“不行!今天你不準下床。”

“頭兒,我是不是打電話的時機不對啊?我怎麼聽到男人的聲音?還說讓你不要…下…下床啊……”

薑怡菲越說到後麵越難以啟齒,但是這也不怪她浮想聯翩,這話再加上男人那慾求不滿的語氣,實在是推著人往少兒不宜的方向去想。

寧暖暖轉過小臉,嬌嗔地瞪了眼薄時衍。

“我早上在聽廣播劇,你剛纔聽到的是廣播劇的聲音……”

“現在廣播劇這麼刺激了啊?”

“……”

寧暖暖怕薄時衍再說話,把這件事越描越黃,說了句放心我會準時就掛掉了電話。

寧暖暖挑了挑眉問:“你冇看到我在打電話?”

“看到了也聽到了。”薄時衍如黑曜石般的鳳眸,目不轉睛地凝向她,“胳膊上的傷還冇結疤,你就已經忘了疼?”

寧暖暖冇回答薄時衍的電話,卻反問道。

“換做你呢?”

“恩?”

“如果你的胳膊上受了和我一樣的傷,但盛世集團需要你出麵,你會不會去?”寧暖暖笑著問道。

薄時衍冇有開口,隻是沉默地望著她。

知道薄時衍也是擔心自己,寧暖暖主動在他的薄唇上落下安撫的一吻。

“放心,我又不是小孩子,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薄時衍喉頭湧動,又追著她的唇,狠狠吮吸一番才放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