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此同時。

薄時衍載著寧暖暖離開冇有多久。

薄老爺子則是帶著寧雲嫣,來到了洛家的莊園。

老爺子今天穿了一件玄色的唐裝,滿頭銀髮,精神十分矍鑠,身邊的寧雲嫣也是打扮的相當華麗優雅,一襲淺色的湖藍色禮服,得體而又雍容。

老爺子雖然不再是家主身份,但是早些年在帝都和夏國也是有相當的威望。

他一出現,洛家輝便攜著夫人以及女兒女婿,親自迎接他的到來。

“家輝啊,慶賀你生日快樂啊!”

洛家的發展一向低調,但是與薄家本家一直都有不錯的交情,洛家輝的父親和薄老爺子也是難得的知己。

小生日而已,薄老爺子親自祝賀,洛家輝也是喜笑顏開。

“謝謝薄伯伯。”

薄老爺子送的賀禮,由寧雲嫣遞上。

洛顏接過生日禮物,對上寧雲嫣那雙杏眸,心裡不由一怔,這雙眼眸與寧暖暖的也太像了吧?

雖然眼神完全不一樣。

但是從眼睛的形狀,眼角的弧度,與寧暖暖的有著驚人的相似。

洛顏的詫異,落入寧雲嫣的眼中。

“洛小姐,你有什麼疑問嗎?”

“冇什麼。”洛顏不動聲色地回道。

洛顏看出來,沈冰河當然也看出來了。

沈冰河原先也是掌管皇冠娛樂的總裁,對寧雲嫣自然有過瞭解的。

當時也冇有特意在意過,如今看久了寧暖暖,才發現這種相像巧合得有些不像話。

倒是洛家輝和夫人與寧暖暖隻見了一麵,冇有往那方麵去想。

洛家輝看向寧雲嫣:“薄伯伯,這就是你常掛在嘴邊的孫媳婦吧?之前常聽您說她心地善良,醫術精湛……”

寧雲嫣一聽孫媳婦這三個字,嘴角就止不住地上揚。

薄老爺子頷了頷首,提議道:“小顏的心疾怎麼樣了?最近有冇有好轉?要不要我讓雲嫣給她把把脈,看看能不能為她的身體調理一下?”

此話一出。

寧雲嫣的小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蒼白起來。

這些日子以來……她已經悶頭惡補了不少醫學知識,但是那些知識又枯燥又無窮無儘,但她依然隻能算是中醫的小白。

薄老爺子的病主要還是慢性病。

寧雲嫣找了名醫要了方子,也算是矇混過去了。

但洛顏的病,她什麼都不知道。

這讓她怎麼去醫治?

寧雲嫣的心砰砰亂跳,眸底的光芒閃爍,手指緊緊攥著,心裡不斷想著該怎麼把這件事情應付過去。

萬一……

老爺子知道她不會醫術,那她後續該如何挽回這個局麵?

寧雲嫣的心虛落在洛顏和沈冰河眼裡,兩人心中瞬間瞭然,這寧雲嫣拍戲都拍不好,又怎麼會什麼醫術呢?

薄老爺子見寧雲嫣遲遲未動,催促道:“雲嫣,怎麼了?”

寧雲嫣動了動嘴唇,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洛顏和沈冰河故意不說話,就等著寧雲嫣出醜。

誰知這時……

洛家輝卻爽朗的開口道:“薄伯伯,不用麻煩你的孫媳婦了,我們家顏顏的病已經被治好了……不僅不會再犯心痛的毛病,我也不用害怕哪天白髮人送黑髮人!”

話音一落,壓在寧雲嫣心口上的石頭瞬間落下,還好,真是差點露餡兒。

薄老爺子皺了皺眉頭,好奇地問道:“顏顏的病不是打從孃胎裡帶出來的嗎?家輝,你是請動了哪家的名醫治好了顏顏的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