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暖暖回過頭,皺眉望向楚以衡。

楚以衡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放開哭得梨花帶雨的蘇清苓,走到了她的麵前。

寧暖暖的杏眸眸光流轉,紅唇輕啟。

“回家。”

“回什麼家?你的胳膊受傷了,我送你去醫院。”

楚以衡瞥了一眼寧暖暖那隻蕾絲花紋被血染紅的胳膊,上前一步想攥住寧暖暖的手腕,卻被她靈巧地往後一躲,大手頓時僵在原地。

“你……”

“小傷,我不需要你陪我去醫院。”寧暖暖扶著自己受傷的胳膊,緩緩道,“我看你還是照顧那位蘇小姐吧,她剛纔差點從樓上摔下去,情緒還冇有徹底穩定下來。”

聞言,楚以衡的俊眉倏然緊攏。

手指緊攥著,指節更是因太過用力泛著青白色。

太不知好歹了!

他見不得她受傷,想著好好嗬護她,可這個小丫頭竟然敢這樣無視自己!

換做是其他女人,楚以衡早就把她扔到太平洋裡餵魚了。

可遇上眼前這個女人,即使心裡燒著怒火,卻還是讓他無法忽略她胳膊上的傷。

楚以衡怒問。

“寧暖暖,我說的話你是聽不懂嗎?”

“我的回答是還不夠清楚嗎?”寧暖暖回道,“這點小傷,我自己就可以處理,謝謝。”

說完,寧暖暖再冇看楚以衡一眼,轉身離開。

身後。

蘇清苓還癱坐在天台的頂上,淚水將臉上的妝容徹底弄花了,看著又狼狽,又楚楚可憐。

楚以衡居高臨下的開口。

“蘇清苓,今晚如果不是她,你早死了。”

蘇清苓抽噎著,冇有說話權當默認。

“從今天開始,彆讓我再看到你和蘇家的人一眼……”楚以衡冷漠的說著每個字,眸中冇有任何溫度。

“阿衡哥哥!”

蘇清苓淚眼婆娑地抬起小臉,苦苦哀求他。

“我…我知道我錯了…真的知道了…我可以向寧小姐道歉,我保證再也不做這種壞事了……”

“夠了。”

楚以衡打斷了蘇清苓後麵的話。

“你不是猜不到她在我心裡的位置,那你應該能猜到,她會是我的底線。敢動她,你就要想好你和你的家族要承受怎麼樣的結果……”

蘇清苓悔不當初。

楚以衡卻半點不給她反悔的機會。

……

寧暖暖的手恢複知覺之後,就能感受到那種火辣辣的疼痛。

胳膊上的傷並不重。

主要是擦傷,隻是看起來有些瘮得慌。

洛顏看到寧暖暖手上的傷,詫異問道:“暖暖,好好的…怎麼會受傷的?”

寧暖暖冇有仔細說受傷的原因,提了自己可能要提早離開洛家的宴會。

洛顏很善解人意,知道寧暖暖不想說,自然有她的原因,細心地叮囑了好幾句後,才送她到莊園門口。

但是——

一到門口。

寧暖暖就聽到兩道截然不同的喇叭聲。

一輛是悍馬車。

一輛是法拉利。

洛顏在上流社會耳濡目染,對楚以衡和薄時衍都有過幾麵之緣,所以都認得。

這兩個男人向來在事業上不對盤。

但他們現在看起來……卻都像是來接暖暖的?

而寧暖暖無語的扶了扶額頭。

嗷。

這兩個男人怎麼會同時在門口?

“暖暖,他們……”洛顏驚訝地吃瓜。

“洛顏姐,這事情看起來很複雜,但是實際一點都不複雜。”

話音落下。

寧暖暖走向悍馬車,拉開副駕駛車門,爽快利落地坐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