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暖暖雖然慢了半拍,但她很快就反應過來了。

這個蘇清苓何止要扯她的頭花……

這分明就是要她的命!

寧暖暖的手上驟然加重了力道,順勢鎖住蘇清苓的關節,阻止她再繼續在危險邊緣試探。

蘇清苓冇料想到寧暖暖的力氣會那麼大,心中不由一愣。

這時候她腦子幾乎空白的,心中唯一的念頭就是絕不能讓寧暖暖再勾引她的阿衡哥哥!

蘇清苓用了吃奶的勁,想要掙脫寧暖暖的鉗製。

雙方角力之中,意外發生。

蘇清苓的腳下一滑,步子踏空,整個人從天台邊緣,摔了下去。

“啊……”

蘇清苓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垂直下落,嚇得尖叫出聲。

完了!

這一刻,蘇清苓隻覺得自己肯定要死在這裡了!

突然間——

蘇清苓感受到有一股力量,及時拉住自己,阻止了她下墜的趨勢。

她緩緩地抬頭望去。

看到的就是寧暖暖的手掌緊緊的攥著自己的手腕。

蘇清苓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不相信,明明是她推寧暖暖去死,但是她卻在這個時候救了…自己……

“你…你為什麼…要救我?”蘇清苓望著自己手腕上的那隻手,囁喏著問道。

“什麼為什麼!”

是!

她是不喜歡蘇清苓!

蘇清苓可以因為不喜歡她而將她推下樓去,她,寧暖暖做不到!

不喜歡一個人有很多辦法可以來表達厭惡。

但這其中卻不應該包括見死不救!

見蘇清苓還在發怔,寧暖暖實在冇工夫和她繞彎子,便大聲嗬斥道,“還在發什麼愣!快點抓緊我!難道你真的想死在這裡嗎?”

直到這一刻……

蘇清苓才如夢初醒。

對死亡的懼怕感,讓她從未有過的想要活下來。

蘇清苓伸出自己的手,拚命想要夠寧暖暖的。

可惜抓了幾次,都未能抓到。

寧暖暖全身的肌肉都在繃緊,額上的青筋也已經暴了起來。

媽的!

這楚以衡什麼時候才能到?

以她的力氣,她根本就拉不動蘇清苓。

這些她又偏偏不能說出來,真這麼說,她還冇有放棄,蘇清苓這邊可能就已經先放棄了求生的念頭。

她手上的血液感覺都要凝固了。

胳膊在粗糙的水泥上反覆摩擦,到後麵也逐漸失去了所有的知覺。

每一分……

每一秒……

對寧暖暖來說,都是漫長又無儘的煎熬。

“我是不是……要死了?”蘇清苓臉上淌滿淚水,聲線顫抖到不行,“都是我不好……對…對不起……”

“閉嘴。”

寧暖暖是咬著牙,才能說出這兩個字。

不知道過了多久。

天台上有人上來了。

來的人自然是楚以衡。

楚以衡一上天台,看到的就是蘇清苓快要墜樓的畫麵。

男人一個箭步上前,從背後抱住寧暖暖,身子向前一探,攥住了蘇清苓的胳膊,一個用力就將她整個人拉了上來。

雙腳朝地的那一刻。

蘇清苓徹底體力透支,哇的一聲就嚎啕大哭,撲到了楚以衡的懷裡。

楚以衡看著驚魂未定的蘇清苓,隻能輕拍著她的肩膀,安撫著她的情緒。

另一邊。

寧暖暖的手已經僵到了冇有知覺。

她瞥了一眼哭哭啼啼的蘇清苓,看到這女人能這麼哭,看樣子應該就冇什麼事兒。

既然楚以衡來了,這攤子就交給他來解決吧。

寧暖暖冇有多說什麼,就轉身離開。

可是纔剛走幾步,身後傳來了一道男人的聲音。

“你去哪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