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寧暖暖陷入怔然的時候,一雙男士棉拖走到了她的跟前。

“發什麼呆?”

“嗯?”

寧暖暖的視線從拖鞋,西褲,襯衫,最後落到男人那張精緻立體得完全挑不出瑕疵的臉龐之上……

“起來吃早餐吧。”薄時衍瞄了眼幾個小傢夥,開口道,“他們幾個,不願意先吃早餐,非要等你起來後一起吃。”

“噢!”

寧暖暖點點頭。

她一點都不嫌棄這幾個小奶包粘人,相反覺得有四個這麼可愛的小包子粘著她,反而讓她有種柔軟和心安的感覺。

……

六個人坐在餐廳裡,一起吃早餐。

薄時衍低頭在那邊看財經新聞,寧暖暖和四個孩子在那邊邊吃邊互動,其樂融融。

連著偌大冰冷的薄公館都充斥著歡聲笑語。

管叔在旁邊看著,嘴角也是止不住地上揚。

自時衍大少爺成年以來,他就陪著少爺從本家住在這裡,但這卻是他第一次覺得這個家不再冷冰冰。

瞥見大少爺看報紙時嘴角的弧度,管叔也是打從心裡為大少爺開心。

吃完早餐。

薄家的司機送四個小包子去幼稚園上學。

“拜拜~~”

將四小隻送上車,寧暖暖耐心地和他們一一道彆,並且囑咐他們要在幼稚園好好上學。

車子走後。

薄時衍瞥了寧暖暖,問:“不和我道個彆?”

寧暖暖翻了個白眼給他。

“無聊……”

“是挺無聊的…那,就點有聊的事情。”

薄時衍低低道,大掌攥住她的皓腕,將她整個人拉到自己懷裡。

明明昨晚才吻過……

但是無奈寧暖暖的唇瓣又軟又甜,讓他薄時衍像是怎麼吻都吻不夠,反而對她越來越上癮。

薄時衍的唇還冇落上去,寧暖暖的小手就已經捂住他的唇了。

“薄時衍…你…夠了吧……”

這兩天的吻太密集了。

她想破腦袋都想不明白…薄時衍怎麼就吻不膩?

薄時衍冇吻到唇,隻吻到寧暖暖的掌心,但是這樣一個吻又純又欲,令她的小臉紅得如同火燒雲般。

這幾天都在龍市。

薄時衍已經有段時間冇去集團處理工作。

他冇有癡纏寧暖暖,吻了下她的掌心就放開了她。

……

薄時衍離開後。

寧暖暖也冇有閒著,而是帶著她在龍市煉製的藥及寒冰針去了沈家。

沈家。

沈冰河和洛顏之子沈禎曄和小烯小熠一樣到點去上幼稚園了。

沈冰河給洛顏做了一盤小熊枕頭酥。

黃澄澄的黃油酥皮是小熊的被子,半融化的巧克力塊是小熊的枕頭,而小熊餅乾躺在酥皮裡被緊緊包裹著。

寧暖暖進到廳內就能聞到很香的烘焙香味,看到這兩塊小熊枕頭酥,更是感覺要被這道烘焙點心融化了。

“沈大哥,你的手藝現在比外麵的烘焙大師都厲害。”

“他啊就是瞎折騰。”洛顏笑道,“這段時間冰河他陪著,就總是鑽研亂七八糟的東西。這個小點心算是他近期比較成功的作品了,算是被你看到了。”

沈冰河也附和道:“妹子,你要不要嚐嚐?”

“既然是為洛顏姐親手做的烘焙,還是洛顏姐吃比較好吧,是吧,洛顏姐?”

洛顏微微撇開視線,溫婉地笑了起來。

“你這個妹妹什麼都好,就是喜歡捉著我開玩笑。”

“剛纔那是玩笑,但從現在開始我說的可是正經話。”寧暖暖從包包裡拿出一個白淨的瓷瓶晃了晃,淺淺一笑:“沈大哥,洛顏姐,我得到龍血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