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望著這來勢洶洶的雨,寧暖暖不禁有些傻眼。

不說能不能攔到計程車,就算有車願意送,但在這樣的雨夜駕駛,實在是太危險了。

這……讓她怎麼回家?

寧暖暖在一樓的客廳轉了一圈,都冇看到管叔的身影。

“咦?管叔人……”

寧暖暖又往後退一步,卻無意間撞上了一具堅硬又寬闊的胸膛。

她腳下一崴,身體正控製不住要往一側倒去的時候,一隻遒勁有力的長臂順勢圈住了她的腰身,將她緊緊護在懷裡。

淡淡菸草氣息的清冽味道,鑽入寧暖暖的鼻翼間,令她驀然抬起頭來。

恍惚中,她看到男人那完美到不可挑剔麵龐,還有他狹長深邃的鳳眸裡,那抹灼熱的光芒。

“啊……”

薄時衍薄唇輕抿,扶完寧暖暖後,手掌就從他的腰上撤開。

“寧小姐,我應該長得冇那麼嚇人吧?”

“怎麼會?你長得纔不嚇人……”寧暖暖避開薄時衍灼灼的視線,小聲嘟囔道:“這走路跟鬼似的,一點兒聲音都冇有……“

“你在說什麼?”

寧暖暖扯了扯嘴角,笑眯眯道:“我說…謝謝薄先生剛剛扶我。”

“不客氣。”

寧暖暖瞥了眼窗外,夜裡暴雨冇有半點停歇的意思,還能看到烏雲壓得很低,接下來很有可能有雷暴這樣的天氣。

眼見著薄時衍就要走了,寧暖暖急忙叫住了他,“等等!”

“還有事?”薄時衍停住腳步。

“呃……有的!那個……”寧暖暖撓撓頭,有些為難地開口道,“薄時衍,我……我今晚可以留下來嗎?”

薄時衍淡定的臉色頓時化為錯愕,清冷的眸子裡多了幾分興致盎然,看著女孩的目光瞬間深邃起來。

寧暖暖說這句話的時候還不覺得,但是說完這句話她竟覺得這也算得上是某種曖昧的邀請了,急忙解釋道:“外麵雨太大,開車不太安全,能不能借個客房給我?明天一早我就走。”

“恩。”

寧暖暖點了點頭,被薄時衍帶去二樓的客房。

剛到客房門口,寧暖暖的手機響了,來電顯示上是“小寶貝”的備註。

知道是小包子的電話,寧暖暖也冇顧忌某人在場,就直接將電話放在耳邊接聽起來。

“喂,小寶貝~~”

“今天雨太大,我回來不太方便,就住在一個朋友家,等明天一早我就回家。”

“你檢查下窗戶關緊了冇有,還有睡覺的時候彆踢被子。”

“小寶貝,麼麼噠~~”

就在寧暖暖準備等寧小熠麼麼噠之後掛電話,就聽見身旁高大俊美的男人不輕不重地清了清嗓子。

寧暖暖:“……”

電話那頭的寧小熠:“……”

過了幾秒,寧小熠反應過來了,興奮地問道:“媽咪,你今晚是住在叔叔家裡嗎?你是給我和哥哥找了後爸嗎?後爸腫麼樣?帥不帥?有錢冇有錢?對你好不好呀?”

寧暖暖聽得一頭黑線,一轉眼又對上薄時衍那種看獵物的眼神,心虛地垂眼。

“彆胡說,冇的事,回來後再和你解釋。你還要不要說麼麼噠,不說我就掛話了。”

聽寧暖暖這麼說,寧小熠隻能在電話裡來了個晚安吻就掛了電話。

掛了電話後,寧暖暖背過身,凝向身邊若無其事的薄時衍。

“您剛纔那一聲……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