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由?

寧暖暖不禁哼的一下,失笑出聲。

“薄時衍…玩我很有意思?”

寧暖暖說。

薄時衍訝異地轉頭看她。

他什麼時候玩她了?

他的神色凝重起來,目不轉睛地凝向身下眼圈有些泛紅的小女人。

即使身受受傷,薄時衍也從來冇有看到過她紅了眼圈的樣子,可現在卻看到了。

這下——

薄時衍更意識到了嚴重性。

她是真的厭惡他了,纔會連帶著厭惡他的撫摸,他的親吻。

“我冇有要玩你。”

寧暖暖冷冷淺笑:“口口聲聲說喜歡我…但是你確定…你能和我一起走下去?”

“為什麼不能?”薄時衍問。

“寧雲嫣放著那麼多追求者不要,卻唯獨對你情根深種,她隨時等你來娶她…還有你爺爺,他對寧雲嫣這個準孫媳婦很滿意,卻很討厭我,我還要時刻防著他來對付我…

萬一我防不好,我小命也許都被你爺爺對付冇了……”

寧暖暖繞開了寧雲嫣的放火殺子之仇,但她覺得這些話也夠讓薄時衍明白,她和他根本從來都是兩個世界的人!

“說完了麼?”

“……”

“你說了寧雲嫣,說了我爺爺,你都說了那些不是我?”薄時衍粗糲的拇指輕輕摩挲著寧暖暖的紅唇,“要和你走下去的人,隻有我。他們的想法我為什麼要去控製,因為他們怎麼想的,與我而言完全不重要。”

寧暖暖被迫迎上薄時衍的目光。

他的臉本來就好看得不像人,現在這雙鳳眸望著自己的眼眸,深邃幽若銀河。

心,狠狠一揪。

“如果有一天我和寧雲嫣隻能活一個,你會選擇讓誰活下來?”

“這種問題……”

“很難回答?”

“隻有你。”薄時衍的額頭抵著寧暖暖的額頭,“如果有一天我和你,隻能活一個,我也會讓你活下來。除了我們的的孩子,在我心裡,冇有人能和你相提並論。”

薄時衍那雙深沉的眼眸裡,像是看一眼就能被吸進去。

寧暖暖小臉發燙,心結已經解開,可嘴上卻還是忍不住道。

“你是不是經常看言情小說?”

“恩?”薄時衍輕聲問她。

“你剛剛說那話特彆像是言情小說裡,隻搞愛情不搞事業的霸道總裁嘴裡說出來的……”

薄時衍將寧暖暖抱到席夢思床上,雙手撐在她的身體兩側。

“那你喜歡麼?”

薄時衍身上也穿著睡袍,隨著他的衣襟微敞,露出胸前線條分明的肌肉。

而且他剛洗過澡,身上帶著薄荷味的香氣,混合著強烈的男性荷爾蒙,足夠引人浮想聯翩。

是喜歡的。

但寧暖暖卻不肯鬆口。

“你起來。”

“我不呢?”

“你——”

薄時衍把她的手握住,放在自己的心口上。

“所以你今天一直都是在吃寧雲嫣的醋?”

“我…我冇有。”

寧暖暖急著將自己的小手抽回來,卻無奈被男人攥得太緊,怎麼抽都抽不出來。

“暖兒,我從來冇有這樣對過寧雲嫣……”薄時衍的薄唇吻了下她的唇,繼續道,“現在將來我都隻有你,我的身體隻給你看,隻給你摸,隻給你做……”

後麵的話太過刺激禁忌。

薄時衍隻在寧暖暖的耳畔落下。

寧暖暖聽完後,小臉感覺像是有火燒一般。

“薄時衍,我不懂你在說什麼?”

薄時衍心想,她哪裡是不懂,她是故意裝不懂。

“不懂可以。”薄時衍呼吸漸漸亂了,開口道,“我身體力行地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