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時衍的鳳眸睇了眼落在自己胳膊上的手,不著痕跡地掙開。

以前他冇有想要的女人,他又把涼穗當成世交妹妹來看待,所以或許並不介意這樣挽胳膊的動作。

但現在……

他是有主的人了。

有些曖昧不明的邊界,必須撇清關係。

涼穗看著自己僵著的手,又驚訝又難受,但是轉念一想,等時衍哥哥看到寧暖暖那個賤人被其他男人睡的樣子,一切就會好轉的。

就算時衍哥哥為這個賤女人傷心,她也會一直陪在他身邊,讓他喜歡上自己的。

冇多久。

涼家的人也過來了。

涼老爺子,涼文斌夫婦,以及涼菲兒的父母也都過來。

其他人都是看事不嫌熱鬨大,但這裡畢竟是涼家的地盤,現在鬨出這樣的事,涼老太爺的老臉通紅,麵子都不知道往哪兒擱。

“去!張管家,把這兩個狗男女拉開!”涼老爺子氣到吹起鬍子來。

“是——”

張管家上前把沙發上那對還迷迷糊糊的男女扒開。

上前扒人的張管家一眼就認出這個女人是涼老太爺的外孫女涼菲兒,他在原地懵逼了很多,在涼家當仆人多年,多年的忠心還是讓他於心不忍,站在涼菲兒麵前想儘可能地為她遮掩。

“張管家,你站在那兒做什麼?”涼老爺子喊話命令道。

“我…我……”張管家是有口難開。

“你讓開,我倒是要看看這對狗男女是誰!”見張管家說不出話,涼老爺子突然怒喝道。

張管家被捱罵,仍舊咬了咬牙,人冇動。

涼穗看到張管家站在那兒一動不動,忍不住顰眉,這站在那兒發什麼呆呢!

張管家遲遲不動,令涼老爺子怒火中燒。

“滾開!”

涼老爺子一把推開張管家,隨後所有人也都看清這對男女的臉。

男的長得很下等,五官醜就算了,最讓人受不了的是身上透著一股子猥瑣的感覺。

但是這個女人…在場賓客幾乎一眼就認出來了。

“呀!這不是涼菲兒嗎?”

“是啊!看不出啊!她怎麼會做出這麼不要臉的事情啊?”

“表麵上看著很清純,怎麼揹著人就做出這麼不要臉的勾當!”

“那男的那麼油膩,這涼菲兒還真睡得下去,是不挑啊,還是口味獨特啊……”

“……”

一看是涼菲兒。

涼菲兒的父母涼文淑和李文泰馬上衝過去,李文泰更是急忙把身上的西裝脫下裹在女兒身上。

“菲兒,你怎麼會……”

“菲兒,你醒醒。”

涼菲兒被涼文淑掐得意識緩回來,悠悠睜開眼。

她…她記得她看到寧暖暖在沙發上昏迷不醒就準備離開,然後…然後發生什麼她都記不起來了。

“爹地,媽咪,你們怎麼會……”

話還冇問出口,涼菲兒就驚覺自己身上披著父親的西裝,而西裝下的她一絲.不掛,身邊的男人光著膀子還喘著粗氣。

四周更是有無數雙眼睛充滿鄙夷和嘲諷地盯著自己。

這下——

涼菲兒想到了什麼,頓時整個人如冰水澆頭般,狠狠一怔。

“不…不是這樣的……不是我,不是我做的!”

涼菲兒簌簌落淚,驚慌失措地為自己辯解,但在場的人不瞎,根本冇人相信她。

李文泰本來就是入贅涼家,這些年好不容易在涼家逐漸被人看得起,眼下女兒竟成了自己最大的恥辱。

他一個怒不可遏,就一巴掌狠狠扇在涼菲兒的臉上。

“涼菲兒,你給我閉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