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生之年,這還是他第一次聽薄時衍給一個人這麼高的評價。

夜九爵在原地懵逼了好一會兒,才喝了一口杯中的酒,壓壓驚。

得!

這被三哥形容得他對寧暖暖這個嫂子越來越好奇,他現在是越來越拭目以待寧暖暖到底還有什麼過人之處!

……

寧暖暖跟在涼菲兒的身後,走進了二樓的一間客房。

一進去。

涼菲兒將寧暖暖送到客房,笑意溫柔:“寧小姐你在這裡等我一會兒,那邊有果汁你可以喝點,我這就給你拿件適合你的禮服過來。”

說完後,涼菲兒就起身離開。

寧暖暖待在這個客房裡,不緊不慢地踱步環顧四周,卻發現這個客房裡的溫度比宴會廳要高出不少,不一會兒就覺得口乾舌燥。

目光落在茶幾上的一杯鮮榨橙汁。

她走過去,拿起橙汁放在鼻翼下嗅了嗅,果然聞出了一些異樣。

嘖嘖!

這涼穗今年才十八歲剛成年,這麼小的年紀心思居然就這般歹毒,這哪裡是給她挖坑讓她吃苦頭,這擺明瞭就是要她身敗名裂。

寧暖暖端起橙汁,將橙汁全倒在一株綠植盆栽裡。

冇多久。

涼菲兒叩了叩門,推開了房門。

她一進房間,就看到寧暖暖昏睡在沙發上,杏眸微微緊闔著,整個身子蜷縮在那裡,像是失去知覺一般。

見狀,涼菲兒的眼裡迸出得逞的光芒,走到寧暖暖的身邊,推了推她:“寧暖暖,醒醒…你聽得見我說話嗎?”

見寧暖暖睡得一副不省人事的模樣,涼菲兒又望向茶幾上空掉的玻璃杯,確定她喝了橙汁被藥物迷暈了。

涼菲兒說動手捏住了寧暖暖的臉頰,精緻的眼妝也遮掩不了她眼眸中的惡毒。

“嘁,就你這樣的臉,憑什麼可以站在薄時衍的身邊?我不能,你也休想。”

隨後她又拿出手機,給涼穗發了一條語音。

“人已經昏睡過去,安排的人十分鐘之內會進到房間內。”

涼菲兒從沙發上起身,轉過身子準備離開這間客房,她現在滿心期待著,薄時衍看到這個女人與其他男人**交熾在一起的畫麵時,會露出怎樣嫌棄的表情。

背過身後,涼菲兒徹底放鬆警惕。

就在電光火石之間,一個乾脆利落的手刀落在了涼菲兒的脖子上。

“唔——”

涼菲兒悶哼了一聲,人就軟綿綿地倒了下去。

寧暖暖拍了拍小手,幽冷地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涼菲兒。

她看似平麵的表麵下,低垂的眼眸卻爍著瘮人的寒光。

她可能對付不了一個有武學基礎的成年男子,但是對付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富家小姐,還是綽綽有餘的。

寧暖暖將涼菲兒抱到了沙發上,將她頭上的髮飾拆掉,又弄亂她的髮型,讓她的滿頭長捲髮遮蓋住她的小臉。

做完這一些之後,寧暖暖打開客房裡的櫃子,卻發現裡麵隻有一套月白色的絲綢睡衣,以及一套女仆製服。

想都冇想,寧暖暖就選了那件黑白相間的女仆製服。

她快速脫掉了身上的禮服,換上女仆製服,又扒掉臉上的人皮麵具後,才從客房裡轉身離開。

現在的她……

從頭到底都跟大家印象中的寧暖暖截然不同。

從內廳到宴會廳,有不少人瞄到她的臉,卻冇有認出她。

就在寧暖暖要走向宴會廳時,一個熟悉的身影擋住了她的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