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少爺和小小姐已經…吃了……”管叔說話時有些支支吾吾,隻因為他請寧暖暖來薄公館是他先斬後奏的。

“人呢?”

管叔不敢說假話:“餐廳,剛吃完。”

男人的腳步聲越來越近。

當薄時衍走進餐廳時,視線不由和寧暖暖的目光撞在一起。

薄時衍一襲黑色襯衫、黑色長褲,很常見的職場穿搭,在這個男人的身上卻穿出了一種國際流行風尚的時髦感。

襯衫的衣袖,正好挽到手肘關節下,露出結實遒勁的小臂。

“她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薄時衍瞥了一眼管叔,鳳眸裡閃過一絲凜冽。

管叔心虛地低頭,臉色也是僵得鐵青,他在薄家的資曆再怎麼深,說到底也隻是個傭人。

他這般擅作主張,顯然已經觸犯到了薄時衍的底線。

正在管叔準備承認的時候,寧暖暖卻搶先一步開口:“我想這兩個孩子就過來看看,管叔見到是我,忍不住說了他們冇吃飯的事,我求他讓我進來勸他們吃飯。

管叔禁不住我求,又心疼語杉語楓不吃飯,就讓我進來了。”

寧暖暖乾脆利落地將這事和管叔撇得乾淨,自己將所有責任攬了下來。

薄時衍的目光在寧暖暖和管叔的臉上來回逡巡,當下就知這女人在撒了謊。

他與這女人對視時,她完全不露怯。

一雙濕漉漉的眼眸就那麼直直地看著他,那裡透著滿滿的倔強和不服。

不知道為什麼……

薄時衍看著這雙眼睛,卻忍不住想到在咖啡書店裡的她。

瘋了吧?

他會將眼前這個滿臉雀斑的女人和有著姣好麵容的寧雲嫣聯絡在一起?

男人深邃的鳳眸內,有一道灼亮的暗芒閃過。

“爹地,你不許凶他,你要欺負暖暖,就先從我身上踏過去。”

薄語楓這麼說,不會說話的薄語杉也是擋在寧暖暖麵前,死死抱住薄時衍的大腿,生怕薄時衍一怒之下真的欺負寧暖暖。

薄時衍低頭一看,腿上兩個腿部掛件,狠狠蹙眉道:“為了喜歡你,他們真夠拚的。”

寧暖暖臉上一尬。

這兩個小傢夥胳膊肘子往外拐,還真不是一點半點。

要是薄時衍真敢打她,寧暖暖絕對相信這兩個小傢夥能直接和他們的親爹地乾上!

薄時衍輕而易舉地將腿部上兩個掛件拆下來,重新放在餐廳裡的座位上。

“人也見到了,飯也吃了,你們先上樓,我有話要和她單獨說。”

兩個小傢夥還不肯走。

知子莫若父,薄時衍最終還是歎息了一聲。

“放心,我不會欺負她的。”

得到了這聲保證,兩個小傢夥才磨磨唧唧地離開餐廳,暫時先回自己的房間。

這下……

餐廳裡就隻有薄時衍和寧暖暖兩個人。

“剛纔為什麼要幫管叔撒謊?”

“你看出來不也冇揭穿我。”寧暖暖反問道:“管叔是為了兩個孩子好,你怪罪他,他心甘情願,但是難免讓人寒心。”

“你倒是會揣度人心。”

“彼此彼此。”

薄時衍的手抵著唇,側臉問:“管叔讓你來,你就來了?”

一提到這個,寧暖暖就來火。

“孩子的身體這麼能和大人一樣?你餓一兩頓也就餓了,他們怎麼能捱餓?”

想到那天在咖啡書店的場景,寧暖暖胸口堵得難受,脫口而出道。

“再怎麼說,語杉和語楓都是你親生的,你能不能花點心思在他們身上?工作忙就算了,還和其他女人糾纏不清。”

薄時衍的鳳眸緊盯著寧暖暖的臉,意味深長地問:“其他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