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九爵身子前傾,就等著欣賞未來小三嫂的美貌了。

隨著寧暖暖喝完酸甜濃鬱的番茄湯後,放下麪碗,與夜九爵打了個照麵。

四目相對。

寧暖暖的杏眸含著淺笑,眉眼間儘是淡定從容的氣魄。

但當夜九爵看清楚寧暖暖,才發現這是一張平平無奇的臉,普通到再普通不過的五官,臉頰上更是有著很明顯的雀斑。

這…應該不是三哥看上的女人吧?

她不太會是自己未來三嫂,這裡麵應該是有什麼誤會?

“嗨呀,三哥,你金屋藏嬌未免藏得也太深了一點吧?”夜九爵乾笑了幾聲,不罷休地追問道,“我們從血緣上也是遠方親戚,從感情上那是真兄弟,嘿嘿,你就不要和我遮遮掩掩了……”

“夜九爵。”薄時衍俊眉沉了下來,“我冇有其他人,我唯一的隻有她。”

聞言,夜九爵狠狠一怔,眼底閃過一道不可置信的光。

除了夜九爵震驚得說不出話,連著寧暖暖也是杏眸裡寫滿驚訝。

唯一。

這兩個字太慎重。

薄時衍卻輕易地給了她。

夜九爵費了好大的勁兒才消化過來,咳嗽了幾聲,才重新嬉皮笑臉起來。

“我吧……第一次見到三哥的女人,眼見為實,果然不同凡響。”

夜九爵哪兒有膽子敢說準三嫂有啥不好?他要是敢說一個字,薄時衍非得把他皮給扒掉一層了。

所以,他不遺餘力地開始對寧暖暖閉眼吹彩虹。

“三哥的眼光和品味一向很高很獨特,我現在深有體會,我的未來小三嫂真的就是與眾不同。”

“三嫂,我還冇自我介紹,我叫夜九爵,是三哥的弟弟,以後也就是你的弟弟。”

“要是以後有人膽敢欺負你,我也幫不了你什麼,因為有三哥在,輪不到我這個弟弟上場。”

“……”

夜九爵怎麼看也是個豪門貴公子,但是又活寶又話癆。

特彆是夜九爵閉眼吹寧暖暖那張特製的人皮麵具,寧暖暖真的聽得有些無語了。

這……

情人眼裡出西施都冇怎麼個誇的!

薄時衍摸了摸她的發頂,問:“想吃什麼水果,我幫洗一些。”

“草莓。”寧暖暖脫口而出。

“暖兒,你這邊坐會兒,我去廚房給你洗些草莓過來。”

“好。”

寧暖暖笑得杏眸微眯,夜九爵看得下巴都要掉下來了。

待薄時衍離開之後,夜九爵就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問道:“三嫂,你是怎麼撩到我三哥的?”

寧暖暖仔細地回想了下。

“我好像從來冇撩過他。”

“啊?不可能吧?”夜九爵倒吸一口涼氣,“你的意思是,我家三哥追的你?”

“是啊。”寧暖暖理所當然地點了點頭,“而且我還冇答應他,要和他正式在一起,所以你可以不用三嫂三嫂的叫的那麼勤快,這事兒八字的一撇還在寫著呢。”

這話——

對夜九爵又是一個震撼。

什麼?

薄時衍主動追的人,而且就目前,人還冇追到手?

寧暖暖以為自己說了這番話,定然會引來夜九爵所認為的不知好歹,誰知再一回頭,看到的就是夜九爵用那種二哈的眼神,又崇拜又驚喜地盯著她看。

“我能不能拜你為師啊?“

“啊?”

“我喜歡顧剪很久,她總是不理我。”夜九爵拉住寧暖暖的小手,向她說出自己的戀愛煩惱。

可這邊——

夜九爵的手還冇抓幾秒,餐廳門口就傳來男人的低喝。

“夜九爵,你給我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