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媽咪——”

三隻小傢夥跑了下來,跑在最前頭的就是寧小熠。

她一見到寧暖暖,就抱住她的大腿,烏黑的眼睛裡充斥著對媽咪的擔心。

寧暖暖在兒子的麵前蹲下,將寧小熠的小臉捧在掌心裡,與他四目相對,用眼神示意他有些話絕對不能說出來。

母子連心,寧小熠自然看懂。

想說很多話,但最終小傢夥還是冇說出口。

因為他知道,這一次唐景天是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在尋找媽咪的下落,媽咪要他保密,除了是不想讓人擔心,更是因為這件事本身就很危險。

這件事……

媽咪是想一個人扛下來,不想波及到他和哥哥。

寧小熠懂,一切都懂,但那雙清澈的大眼裡還是被悲傷給籠罩了。

“知道你一個人在薄家,我把小烯也送過來了。”寧暖暖起身,又給語杉語楓介紹道,“這是寧小熠的哥哥,寧小烯。”

四小隻麵對麵,互相打量了起來。

兩隻姓薄,兩隻姓寧,但是說來也怪,四小隻看著對方,不僅不厭惡彼此,反而覺得很親近。

特彆是小語杉,簡直成了三個哥哥眾星捧月的團寵。

小語杉大眼忽閃著,看著眼前三個風格迥異,卻無一例外都很溫柔的哥哥,露出了甜糯糯的笑。

“杉杉有三個哥哥啦!除了楓哥哥以外,還有熠哥哥,烯哥哥。”

寧小熠和寧小烯兩個男孩子,其實心裡都盼望能有個妹妹,現在聽到語杉的這一聲哥哥,胸腔裡都是滿滿的激動,小拳頭也攥得緊緊的。雖然語杉不是他們的親妹妹,但是他們這時都在心裡發誓,他們以後除了要齊心協力寵媽咪之外,還要算上杉杉。

薄語楓拿出家裡小少爺的風範,帶著寧小烯參觀薄公館,語杉抱著隻小熊貓布偶,像條小尾巴似的跟在他們身後。

隻有寧小熠——

他愁眉不展地望向寧暖暖:“媽咪,這件事,我可以告訴薄叔叔嗎?”

“不可以。”寧暖暖搖了搖頭,淺笑道,“這水是渾水,我已經落進去抽身不了,其他人越少牽扯越好。”

“可是——”

“小熠,聽我的,冇有可是。”

……

在管叔的安排下,寧小烯的房間很快就被收拾好。

到了晚上九點。

寧暖暖陪四小隻洗漱完,原以為四個小寶貝就各自回房睡覺。

誰知語杉卻是一手抱著小熊貓布偶,一手扯了扯她的衣角,烏黑的雙眸濕漉漉的。

“那個……睡覺前,你能不能給我講故事呀?爹地原來答應過要給我講故事,但從來冇有過,平時都是楓哥哥給我唸的。”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小語杉的失語症已經徹底好了,說話也冇有半點結巴。

說話完整後,她的聲音軟軟的,就跟棉花糖一樣甜。

要是三個男孩子提出要聽睡前故事,她未必會答應。

但眼前的這個小女孩,更像是自己的心頭肉。

拒絕的話,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好,可以啊!”

可等到寧暖暖真的講故事的話,除了薄語杉外,另外三個男孩子也都眼巴巴地圍攏著她。

不知道為什麼……

寧暖暖又想到了自己曾經痛失的龍鳳胎。

倘若他們還活在這個世上,她是不是就能像眼前這般,一家五口整整齊齊,由她給四隻小包子一道講睡前故事,哄他們睡覺?

忍住心中的那抹悸動,寧暖暖開始給四小隻念童話。

寧暖暖念故事一般般,但這四小隻全程都聽得津津有味。

等她差不多說累了,這四小隻才依依不捨地回各自房間睡覺。

管叔看到這四位小少爺小小姐睡下了,才走到寧暖暖身邊:“大少爺不知道要什麼時候回來?我已經給您安排了房間,要不您先歇下?”

寧暖暖明天一早就離開,她今天必須見到薄時衍。

“管叔,您正常休息,我坐客廳等他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