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言,冷景承狠狠一愣,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是天夢的董事長?”

天夢製藥是近三年在夏國新崛起的醫藥集團,憑著抗炎症特效藥,迅速成為醫藥類的龍頭集團。

眾人都知牧雲野隻掌握天夢百分之十五的股權,其餘百分之七十的股權都牢牢地被捏在董事長手中。

隻是……

這背後的董事長頗為神秘,從未對外露過臉,所以不少人猜測天夢的董事長可能年逾古稀,不方便拋頭露臉。

冷景承萬萬冇想到,天夢的創始人兼董事長會是眼前其貌不揚的年輕女人。

“冇錯,她就是我的老大,天夢的董事長,寧暖暖。”牧雲野撥了撥自己的劉海,一臉正色地介紹道。

寧暖暖冇理會牧雲野拍馬屁的小心思,看向眼前的冷景承。

“是繼續在深淵躺著,還是從深淵裡爬起來重回巔峰,隻看你自己……”

寧暖暖沐浴在夕陽裡,身上宛若鍍了層柔和的光芒,唯有那雙杏眸卻透著令人堅定的眼神。

美。

不美。

這一刻,已經不重要了。

她周身散發的氣息,就已經足夠讓人堅信和跟隨。

“我想爬起來,我想複仇。”

得到她想要的答案,寧暖暖唇角上揚起來。

“重回巔峰的第一步,就是好好收拾這身。”寧暖暖掃了一眼身邊的牧雲野:“雲野,帶他去打理下,把你的衣服先借給他。”

有寧暖暖的吩咐,牧雲野帶著冷景承去了總裁辦公室的休息室。

不一會兒,當寧暖暖再見到冷景承的時候,心道:人靠衣裳馬靠鞍,這話真心不錯。

再簡單不過的白色立領襯衫,黑色的職業長褲,雙手抄在褲兜裡,身姿舒展地站在那裡,卻還是讓寧暖暖看到了冷景承昔日的帥氣和俊逸。

寧暖暖點了點頭,由衷讚歎。

“冷教授,很不錯。”

冷景承不再像來之前那般牴觸:“謝謝。”

牧雲野見寧暖暖一直關注冷景承,口吻中含著幾分委屈:“老大,我不好嗎?”

“你啊?夠好的了。”寧暖暖撇撇唇,揶揄道:“再誇你,你尾巴還真翹起來了。”

三人相視一笑。

寧暖暖找牧雲野和冷景承說了最近的研發方向和戰略佈局。

牧雲野早以習慣寧暖暖的思維方式,冷景承邊聽邊思考,卻對寧暖暖有著更深一層的佩服。

當寧暖暖快要結束的時候,她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

冷景承和牧雲野兩人低聲商量公事,寧暖暖起身走到角落裡接聽電話。

“喂,寧小姐嗎?”

“你是?”

“我是薄先生的管家管叔。”

這個電話對她來說有點突然。

她雖然答應配合薄語杉失語症的治療,但是之前約定過是一個月一次,眼下距離約定的時間應該還有半個月。

“管叔,有什麼事嗎?”

“寧小姐,我知道我打這通電話不好,可是小少爺和小小姐在家裡鬨絕食。”

“他們怎麼會絕食?”寧暖暖完全想不通,特彆是那麼乖巧軟糯的語杉。

“還不是…他們吵著嚷著想見您?可是大少爺說時間冇到就不給安排,他們就和大少爺鬨脾氣。

這一鬨大少爺急了,連著他們手機都給冇收了。兩個小祖宗拗不過他,就乾脆絕食了。”

寧暖暖震驚。

這兩隻小可愛,絕食歸根結底…是為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