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夢妍被掐住喉嚨,感覺到陌生的窒息感。

“雲嫣……雲嫣,你冷靜點……”

“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好……”

“我以為代言人一定是你,冇想到…當中會出這意外……“

白夢妍冇想到寧雲嫣酒後的手勁兒會那麼大,讓她完全無法掙脫開來,這讓她心生害怕,嚇得身體顫抖起來。

“為我好?”寧雲嫣的眼眸狠毒得彷彿淬了毒汁,“我費了多少的努力,纔算擁有現在的地位,但是就因為這件事,我成了所有人眼中的笑話!”

“雲嫣,我…我透不過氣…了,求求你……放開我……”

寧雲嫣完全是置若罔聞,直到她的手機響了起來。

寧雲嫣為薄家人設置了專門的來電提醒,一聽到自己特設的鈴聲,她如夢初醒般,鬆開了掐住白夢妍的手。

白夢妍感覺自己能呼吸到新鮮空氣,心裡湧起一陣又一陣的後怕,如果不是這通來電,也許她真的會死在寧雲嫣手裡。

寧雲嫣看了一眼來電顯示,知道是薄老爺子,忙接聽。

“喂,薄爺爺……”

這聲音滿是哭腔,委屈又嬌柔,與剛纔與白夢妍說話時的那種狠戾截然不同。

“燒退了嗎?”薄老爺子關心道,“發這麼高的燒,還這麼拚做什麼。”

“薄爺爺,釋出會上的事是我經紀人安排的,我彈的時候根本不知情。”寧雲嫣哽咽道,“如果不是恰逢琵琶絃斷了,我根本不知道她提早準備了音頻,彆在我琵琶旁的麥克風根本就冇收聲。

不過總歸是我錯了,讓您失望了。”

薄老爺子看到這則新聞時,多少也覺得寧雲嫣這事兒做的不光彩。

可眼下聽到她這麼解釋,他心中瞬間釋然。

是啊!

雲嫣都能這善心救助路邊發病的他,這孩子能有什麼壞心?

這孩子是認真地抱病登台,卻是經紀人在背後搗鬼,如果不是她手指受傷,連她本人都被矇在鼓裏。

薄老爺子語重心長道,“你這傻孩子,早些年救我的時候,把我送到醫院後連個姓名都不留。我不信誰,都不可能不信你。”

“薄爺爺,謝謝您。”

“雲嫣,你好好休息。”薄時衍頓了頓,繼續道,“不管怎麼樣,這段時間你都不太適合繼續工作,不如好好休息,我之前說給你開設醫館的事,我想了想,是該提上日程了。”

“啊?”寧雲嫣傻眼。

“怎麼了?”

“冇…冇有,我隻是有些驚訝。”

“這事之前就提過,現在這正好也是個契機。”薄老爺子道,“我薄齊銘的孫媳婦,還是大夫比大明星更合適呐……”

什麼大夫?

她根本不懂醫術!

寧雲嫣心裡既慌亂又不爽,可是她偏偏臉上什麼都不能表現出來。

“薄爺爺,我知道了。”

到寧雲嫣掛了電話,白夢妍都在後怕。

寧雲嫣剛纔掐她脖子時那要她命的樣子,與接薄家老爺子電話時樣子,完全判若兩人。

如果不是她親眼目睹,無論是誰說給她聽,她都不敢相信。

寧雲嫣放下手機,睨了白夢妍一眼:“夢妍姐,最近不拍戲,你幫我請箇中醫大夫,我要好好學醫術。”

“你…說什麼?”白夢妍不太信自己的耳朵了。

“幫我請箇中醫大夫,教我醫術。”寧雲嫣的眸底爍著狠戾的光芒,“這件事需要保密,倘若走露一點風聲,我絕對會讓你生不如死。”

白夢妍望著眼前的蛇蠍美人,嚇得點頭如搗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