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暖暖點開第一條超話,超話圈子裡放的都是遊戲現場返回的高清圖及視頻。

“舞跳得太好了,最後墜落在鼓麵上,真的把我看心碎了。”

“遊戲方也太有眼光了吧?選的新人小姐姐太適合了吧!”

“一舞傾城,未來可期!”

“很期待安安接古裝戲!!!自從看了這段舞,從此小說裡禍國殃民的美人我都要代入她的臉!”

“……”

清一色的好評,令寧暖暖嘴角微勾。

夏婉安纔出道就收穫《國風榮耀》的資源,和強大的路人緣,這讓她這個做老闆的內心無比開心和驕傲。

雖然皇冠娛樂旗下的影帝影後資源,近三年也被為她所用,但是沈冰河栽培出來的人,哪有她自己栽培出來的好?

夏婉安受過腰傷。

縱使她有很不錯的舞蹈天賦,可舞蹈這條路她走不長。

相反夏婉安對角色的理解深刻,對她成為演員大有益處。

這場遊戲釋出會,絕不是夏婉安的巔峰,這僅僅隻是她的一個起點而已。

寧暖暖的鼠標點在第二條超話話題。

這話題討論度高到要爆炸了。

寧雲嫣微博上的迴應冇有文字,相反隻上傳了三張圖。

一張是顯示她高燒38.9°C的體溫計,一張是手部上吊著掛針的照片,還有一張是她手寫卡片的照片。

卡片上寫著——對不起!我生病無法登台,卻冇有主動告知主辦方,用這種錯誤的方式上台表演。是我做錯了!我誠摯地向各位粉絲,各位玩家,各位觀眾道歉!

評論也是吵得快要炸開鍋。

“假彈就是假彈!如果不是恰巧琵琶絃斷了,不就不會露餡了!“

“雲嫣發著高燒登台,她已經很不容易了,現在道歉還引群嘲,吃瓜的能不能有點心?”

“狠狠心疼我們家雲嫣,生病了還強撐著,她真的很不容易!”

“這???表裡不一還能洗?”

“雲嫣已經道歉了!黑子還想怎麼樣?掐著她不放!這就是與我們整個後援會為敵!”

“……”

寧暖暖看得一頭黑線,心中冷笑。

已經這樣了,還有的洗?

寧雲嫣這波公關玩得挺溜的,先賣慘,再來個及時又真摯的道歉,至少這一係列操作將她的粉絲基本盤給保住了。後續隻要低調個一段時間,等其他藝人爆出點幺蛾子的瓜,那她這個假彈琵琶的錯,也就順理成章變得不那麼不可原諒了。

寧雲嫣到底是寧雲嫣。

六年前,將她這個從鄉下來的包子玩得團團轉的,恨不得把心窩子都掏出來。

不過轉眼六年,她也變了。

寧雲嫣做夢都想不到,設局引誘她假彈,並在她琵琶琴絃上動手腳的人,正是這個她親手燒死的‘姐姐’。

……

酒店裡。

大白天的,整個房間都將厚厚的窗簾拉上,瀰漫著一股濃濃的酒味。

寧雲嫣腳下有好幾個東倒西歪的酒瓶,她手中搖晃著酒杯,有一口冇一口地喝著。

白夢妍聊完電話,掛了之後,對寧雲嫣道:“雲嫣,這段時間你就好好休息,劇組那邊你也不要去了,剩下的戲份我會和劇組談的。”

聽言。

寧雲嫣將自己手中冇喝完的酒杯,狠狠地砸在地上。

“咣噹——”一聲嚇得白夢妍直接驚撥出聲。

寧雲嫣猩紅著杏眸,手直接掐住白夢妍的喉嚨,狠狠質問:“都是你!如果不是你提的主意!我不會落到這樣下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