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暖暖點開一個分析帖,有人將麵紗未遮掩的眼眸,作了個分析比對。

結果發現在拍賣會上彈奏琵琶女子的眼眸,與寧雲嫣不管從眼形,眼距都如出一轍。

更甚至……

還有人將寧雲嫣六年前獲得琵琶演奏金獎的視頻翻了出來。

視頻中,女子一身淺青色的漢服,低眉信手撥弄著琵琶琴絃,美得像是在煙雨濛濛中如歌如泣。

寧雲嫣狂熱的粉絲紛紛在分析貼下點讚評論轉發。

【寧雲嫣是我腦公】:雲嫣人美戲好,冇想到琵琶彈得那麼好。

【吃可愛長大的小可愛】:我琵琶十級,我連女神的小指頭都比不上。哭/JPG

【雲雲芸芸】:女神太低調,事業粉操碎心了。

……

評論區裡清一色的都把寧雲嫣吹得天上有,地上無。

寧小熠不甘心地嘟起小嘴:“媽咪,六年前視頻裡的女人是你,纔不是她吧?”

寧暖暖關掉平板電腦,點了點頭。

六年前——

在這場琵琶演奏賽的前一夜,寧雲嫣端著一盤削好的水果,送到她的麵前。

她赫然瞥到了寧雲嫣右手食指上有一道血紅的口子。

寧雲嫣的眼淚半含在眼眶裡。

在她的追問之下,才知寧雲嫣明天有琵琶才藝的決賽,卻因為手指受傷不能參賽。

當時的她,心心念念都是這個親妹妹,想著她是為自己切水果纔會傷到手,想著她要是因為受傷不能參賽一定會很難過。

所以當寧雲嫣暗示她來參賽,她幾乎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現在想來……

這一切不過就是寧雲嫣的苦肉計。

寧雲嫣十分清楚技不如人,就故意自殘,用受傷來博取她的同情心。

可笑的是,當時的她被矇在鼓裏,還天真的想著,隻要能幫到妹妹,不管要她做什麼都願意。

六年一晃而過。

寧暖暖再看到這個視頻,除了感覺到物是人非,更覺得為什麼古人常說人心難測。

有血緣的親妹妹尚且如此,就更何況這世界上的其他人了?

“媽咪……”

寧小熠喚了好幾聲,寧暖暖纔回過神來。

“她長得和你像,被網友誤會也正常。”寧小熠為自家媽咪打抱不平道,“但是她明明知道在拍賣會上彈奏琵琶的人不是自己,也不知道發個澄清的微博,反而還放了穿古裝彈奏琵琶的九連拍,看樣子是想要坐實這個誤會。”

看小傢夥像個發怒的小豹子,寧暖暖捧住他的小包子臉。

“小傻瓜,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可是……我好氣啊!我氣得要爆炸了!”

寧小熠自己被誤會都不會那麼氣,但凡事牽扯到自家媽咪,他就見不得她受一點點委屈。

“知道你疼我。”寧暖暖揉了揉小傢夥軟乎乎的臉頰,笑道,“不過在你眼裡,你媽咪我是那麼好被欺負的嗎?”

“媽咪,你……”

“小寶貝,我和她之間這麼多年來牽扯太多,自然要她一樁樁來還……”

寧暖暖眼底的狡黠和腹黑,一閃而過。

……

象嶼影視基地。

寧雲嫣刷著手機,看著自己一夕之間漲粉數百萬,不禁喜上眉梢。

雖然彈琵琶的人不是自己,但是能讓自己坐擁這樣的美名,她接受得心安理得。

這時,寧雲嫣的手機響了起來。

打電話來的是寧雲嫣的經紀人白夢妍。

“夢妍姐……”

“雲嫣,皇冠娛樂的沈冰河沈總在正式和你簽約之前,給你送上一份價值三千萬的遊戲代言。”白夢妍掩不住的激動,“《國風榮耀》這次新地圖釋出會三天後正式舉行,到時候除了介紹新地圖,還會隆重推介你這個代言人。”

能接到這樣重磅級的代言,寧雲嫣自然非常樂意接受的。

“那天釋出會我隻要出席嗎?還是需要我做什麼?”

“資方需要你在當天代言會上彈奏一首琵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