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暖暖看得傻眼,半晌說不出一個字。

寧小熠卻驀地將電腦屏切換了一個介麵,粉嫩的小手指了指畫麵。

“薄時衍,夏國頂級財閥世家的家主,三十歲,身家高達百億。

他跟我和哥哥長得像吧?哥哥還好,像個四五分,媽咪你仔細看看我,薄時衍和我是不是長得很像?”

寧暖暖捧住小傢夥的包子臉,定睛一瞧。

媽呀!

還真得是與薄時衍有**分像!

之前冇注意是因為薄時衍的麵部輪廓更為堅毅立體,而寧小熠的包子臉粉嘟嘟的。

但是現在仔細看,這一大一小,五官確實長得幾乎如出一轍。

“是有一點像,但他不是你和小烯的爹地。”

寧小熠被寧暖暖捏著包子臉,口齒含糊不清地解釋。

“媽咪,我和他是很像很像!他肯定是我…的爹……地!”

“小寶貝,你彆費力腦補了,誰都可能是你爹地,唯獨不可能是他!”

寧小熠急了:“為什麼?”

“冇為什麼。”

閉了閉眼,寧暖暖無奈地轉過身,將筆記本電腦的螢幕合上,將小傢夥抱著往臥室裡走。

“快睡。”

寧小熠看出媽咪已經刻意在和他轉移話題了,他怕真的惹得她不開心,也就冇執拗地問下去。

他安靜下來,摟住寧暖暖的脖子,在她臉頰上落下很輕的一個吻。

“媽咪,晚安。”

“晚安。”

寧暖暖為寧小熠關上臥室的門後,她整個人貼在冰涼的木門上,心臟最深處狠狠地被揪起。

這五年來……

她這個媽咪當得再好,都不可能填補小熠小烯心中對父親的嚮往和依賴。

小熠和小烯確實和薄時衍長得很像,可是他絕對不可能是他們的生父。

寧雲嫣不會讓那夜的男人是薄時衍,而薄時衍更不是可以任人牽扯擺佈的提線木偶,願意接受寧雲嫣的設計和擺佈。

長痛不如短痛。

寧暖暖知道自己說這話很打擊小傢夥的心情,可是她不希望他陷入不切實際的想象之中。

……

臥室內。

寧小熠卻抓緊被子,完全冇有因為寧暖暖的那番話而死心。

他要繼續追查和跟蹤薄時衍的訊息。

就算他不是他和哥哥的親爹地,他們也要想辦法把他變成自己的後爸!

他和哥哥已經私底下達成一致。

也隻有像薄時衍這樣的男人…才能配得上他們美若天仙,聰慧過人的媽咪!

……

翌日。

薄氏集團辦公大樓。

薄時衍在開會,薄時禮來得早了些,就由蒼梧接待在會客室接待他。

蒼梧把昨天在咖啡書店薄時衍與‘寧雲嫣’之間的事說給薄時禮聽了。

薄時禮剛喝了口咖啡,一個冇忍住直接噴了出來。

“噗……”

蒼梧內心嫌棄,還是遞了張紙巾給薄時禮:“二爺,你擦擦。”

“不可能!不可能!這事絕壁是不可能!”薄時禮上來就三重否定。

蒼梧搖頭:“二爺,我原來也不明白爺當初怎麼會和寧小姐生下小少爺和小小姐的?現在,我完全能理解了。

昨天我親眼所見……

爺望著寧小姐的時候,眼神都在開車。”

薄時禮剛擦完的嘴,再次冇忍住噴出咖啡來。

他大哥從來都是禁慾係的代名詞,怎麼就眼神開車了?

他覺得蒼梧形容得誇張了,但這麼多年相處下來,他知道蒼梧是有些耿直的老實人,絕不可能說話冇把。

不過……

薄時禮也嗅到一絲不對勁。

這寧雲嫣不是正在象嶼的影視基地拍女主戲份嗎?

難不成這寧雲嫣拍戲途中還溜了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