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說傻話。”薄時衍沉聲駁斥道,“你很好,好到我想將你藏起來,隻給自己欣賞。”

說真的……

即使到了現在,寧暖暖都不理解薄時衍的審美。

不說寧雲嫣,就連鬱璿璣也是美人,他怎麼就唯獨看上醜兮兮的自己?

寧暖暖怔怔地出神,一時之間倒是忘了回答。

“發什麼呆?”

“冇,冇有。”

“乖,等我回來。”

薄時衍的聲線含著對她無限寵溺,竟像是溫熱的花雕酒,讓她有些沉溺在其中。

掛了電話之後。

寧暖暖又去微博上逛了一圈,發現關於那支敦煌飛天舞的熱度還是標著爆的標簽。

她翻了翻評論區,發現留言大多是評論夏婉安的。

隻要自己的資訊不要被網友扒出,這個視頻對夏婉安未來正式進入娛樂圈,倒是個不錯的開始。

洗漱完,寧暖暖走出臥室,才發現三小隻都已經去上幼稚園了。

她吃完寧小熠留的三明治,就去天夢集團下的科研所,準備給楚以衡的藥方。

到了科研所。

寧暖暖換上白大褂,進入她專屬的科研室。

楚以衡的病情複雜卻不重,比起洛顏那種真正的器質性的不足,其實要好處理很多。

這些年嘗試的法子都是治標不治本,纔會讓他身體暫時得到舒緩,卻又一次次病情加重。

治好洛顏的龍血果還冇到手,她也隻能先治楚以衡。

楚家在黑白兩道都有勢力,也許從他這裡能得到更多關於龍血果的訊息。

這取藥研磨焙燒……

接下來兩天,寧暖暖都幾乎泡在科研室。

到了約定那天,寧暖暖帶著藥箱,上了楚家。

楚家在城郊的半山腰上,那裡的風景別緻,庭院式的房屋結構氣派且恢弘。

寧暖暖原以為會有人攔住自己,但是誰知她一說自己叫寧暖暖,門口的仆人便直接帶她去了楚以衡的臥室。

“到了——”

“謝謝。”

寧暖暖叩了叩門。

“進來。”

寧暖暖推開門,就見到楚以衡下半身穿了一件玄色的褲子,上半身完全是赤著的狀態,肌膚白皙無暇,一身肌肉精壯健美。

這樣的畫麵……

寧暖暖微微一怔,卻冇有半點臉紅。

楚以衡的目光落到寧暖暖身上,好整以暇道:“我還以為你不敢來了?”

“我答應過會治好你,自然會做到。”寧暖暖從身上放下隨身的醫藥箱,“我猜,以你多疑的性格,放走我的那天,你應該就派人監視我了。要是在約定時間之後你都冇看到我,我指不定會發生什麼意外。”

說完最後一個字,寧暖暖抬眸回望著楚以衡。

楚以衡被她杏眸中那種運籌帷幄的光芒給激得心旌搖曳。

這個小丫頭……

倒是比他想象中得還要有意思。

“你打算怎麼治我?”

“這樣的地方肯定有泡澡的浴缸或者浴池之類的吧?”寧暖暖從藥箱裡拿出一個草藥包,“我需要你在藥湯裡泡兩個小時,之後我在你身上施針,最後再服藥。”

“隻是這樣?”

“就這樣。”寧暖暖恣意地點頭。

楚離覺得寧暖暖在故弄玄虛,正欲開口,卻被楚以衡的陰狠的目光製止。

“楚離,聽她安排。”

“是——”

當楚以衡坐進泡著草藥的浴湯裡,寧暖暖打算找一處地方休息休息。

可是還冇走幾步,寧暖暖就被楚以衡整個拉入到了浴池之中,渾身濕透。

“楚以衡,你這個瘋子……你要做什麼!”寧暖暖嗆了口水,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