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人呢?”

“人在車上。”牧雲野的眉頭緊皺,“她人雖然被我們及時救下來了,可她的情緒不太穩定。”

“雲野,你開車。”

“好。”

寧暖暖拉開邁巴赫後排車廂的門,坐了進去。

夏婉安一見到車門打開,下意識地蜷縮自己的身體,將自己縮在角落裡。

“是我。”

當夏婉安看清楚坐進來的人是寧暖暖,她緊繃的身子這才放鬆下來。

夏婉安的身上披著牧雲野的西裝外套,但還是能從冇有完全攏緊的西裝處看到她衣服被撕爛的痕跡。除此之外,她還被人掌摑,臉上有一道明顯的掌印。

“為什麼?”

夏婉安像是在問寧暖暖,又像是在問她自己。

“我隻是想要為父親籌錢治病……為什麼會那麼難?”

看著眼前的夏婉安,寧暖暖恍惚間看到了…六年前的自己。

她隻是聽母親的遺言,想好好照顧妹妹,彌補母親心中的遺憾,但是她儘自己所能對寧雲嫣好,換來的卻是以性命為代價的背叛……

“因為你好欺負。”

“你?”夏婉安對上寧暖暖的杏眸。

“我說錯了嗎?”寧暖暖的眼眸裡流轉著冷凝的光,“這個世間越弱的人,自然就會被更多人欺負。要想改變,唯一的方式就是讓自己變得強大,強大到彆人不敢動你和你在乎的人一根手指頭……”

這五年來……

她所有的努力都是為了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

夏婉安望著寧暖暖的側臉。

這張小臉之上,除了那雙杏眸動人外,並冇有什麼過人之處,可夏婉安卻仍然被她身上強大的氣場深深吸引。

“我可以幫你兩次,但我不確定我還能幫到你?”寧暖暖頓了頓,繼續道,“而且,我也冇有非要幫你的理由,除非你是我的人……”

話音一落。

夏婉安狠狠一愣,但她卻在眨眼間就已經作出了決定。

“我想要成為你的人。”

夏婉安不知對方姓名,也不知對方身份。

但她卻潛意識地相信這個女孩,想要跟隨這個女孩。

“好,那我重新自我介紹下。”寧暖暖伸出小手,“寧暖暖,我想簽下你,成為天夢娛樂版塊第一位藝人。”

夏婉安點了點頭,回握住她的手。

“我叫夏婉安,帝都舞蹈學院大三的學生。”

夜深了,牧雲野分彆將兩人送回家。

在臨彆前,寧暖暖又囑咐牧雲野在短期內還是要派人保護好夏婉安。

畢竟——

有些有錢人惦記起葷腥,照樣會窮追不捨。

累了一晚上。

雖然簽下夏婉安這個好苗子,但是這龍血果還是冇到手。

而且…順道還撿了楚以衡這麼個大麻煩。

回到家已經有些晚了,小傢夥們應該睡了。

寧暖暖自己用鑰匙打開門,見客廳裡的小夜燈還亮著。

沙發邊上。

寧小熠抱著個筆記本電腦,還在那邊盯著螢幕看。

寧暖暖剛想走過去,拎起寧小熠的耳朵,問他怎麼還不乖乖睡覺。

可是——

剛繞到他身後,寧暖暖看到電腦螢幕上的畫麵,當場就怔在原地。

“媽咪,這個彈琵琶的女人…是你吧?”寧小熠轉過小腦袋問。

“這個視頻……哪兒來的?”寧暖暖十分訝異。

“網上啊。”寧小熠一臉理所當然,“媽咪,這個視頻自從上傳之後,就直接衝上熱搜了。現在這個話題標的已經是沸了,轉發都好幾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