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牧雲野也隻是暫代寧暖暖管理九夢而已。

等哪天他將天夢集團正式交還給老大,這些人更要大跌眼鏡了!

今天的拍賣會是近幾年來拍品最為珍貴的一場拍賣會,連拍賣協會會長年逾古稀的辛世海辛老爺子也親自到會場為這次拍賣會站台以及壓軸拍品的落錘。

能來的買家都是帝都有頭有臉的人物,現場所見之處都是衣香鬢影,觥籌交錯,比常規的宴會更奢華更高貴。

牧雲野抿了口手中的香檳,正在環視著周圍。

突然間,牧雲野的胳膊被外力碰到,他剛想罵人,卻看到一個穿著黑襯衣,架著金絲邊眼鏡的小男生。

這一看……

牧雲野驚得差點要把香檳酒噴出來了。

“老…老大……“牧雲野猛咳了好一會兒。

“臟死了。”寧暖暖從餐盤裡拿了張紙巾遞給牧雲野,“再怎麼說你也代表天夢的形象,把嘴擦擦乾淨。”

牧雲野邊擦邊問道:“老大,你怎麼會在這裡?”

“你發給我的拍賣會資料我看過了,今天除了龍血果之外,還有不少寶貝。”寧暖暖緩緩開口道,“雖然不一定我每件都買得起,但是能開開眼總是好的。”

“老大,你來就來了,你怎麼女扮男裝?”

“怎麼?我這女扮男裝很齣戲?”

“冇,冇有。”牧雲野立馬搖頭否認,很認真道,“老大,要不是你這張人皮麵具上的雀斑太明顯,讓我一眼認出你。不然的話,你混在人群中,我還真以為你是哪家豪門小少爺呢!”

寧暖暖的小臉兒上表情很淡然。

縱觀牧雲野,卻是對著寧暖暖表現出極度紳士,極度耐心的模樣……

兩人尚不自知,但拍賣會上一眾世家名媛見到這一幕,芳心都狠狠碎了一地。

她們好不容易發現有牧雲野這樣的一塊肥肉。

隻是萬萬冇想到,這‘肥肉’不喜歡女人,喜歡的是男人!

不久。

牧雲野的身邊也圍上來不少上流社會的政要和財閥。

見牧雲野要和他們社交,聊一些未來合作方向的噱頭,寧暖暖拿著酒杯默默離開了。

她不喜歡這種場麵的寒暄。

論要與不同的人打交道,還是牧雲野比她更擅長。

寧暖暖走開後,就在整個拍賣會的場子裡閒逛起來。

離正式拍賣會開始還有半個小時,後台的工作人員正在緊鑼密鼓地籌備著展品,以及確認後續的相關流程。

寧暖暖也不知道怎麼逛著逛著,就逛到了後台。

工作人員來回穿梭,見到寧暖暖也冇勸阻,還以為她是來幫忙的小男生。

正在寧暖暖覺得自己逛錯地方,要掉頭離開的時候,卻聽到兩個女孩發生爭執。

“林若初,馬老師已經確定我是今天的獨舞,你怎麼能把我裝有音樂的U盤給扔進廁所馬桶裡?冇有音樂,你讓我怎麼登台?”

“夏婉安,是你冇保護好U盤怪我什麼事?”

“你——”

“我現在給你兩條路走,第一條你和主辦方說今天這支舞冇有音樂表演不成,大家一起死,第二條就是脫下你身上的敦煌服飾這支獨舞,讓我代替你來跳……”

“林若初,我真的很需要這次表演,我父親……”

“彆總是說你父親得腦瘤要治療的這種話,關我什麼事?我隻給你十分鐘時間考慮,超過時間,你就等著這節目開天窗吧!”

說完後,一個穿著米白色休閒服的女孩眼裡滿是高傲地走出來。

也許是太過得意忘形,她走得又快又急,一不留神就撞上寧暖暖。

兩個人都撞得腳步有些踉蹌。

寧暖暖這邊還冇來得及開口,林若初抬起小臉,當場嗬斥道:“誰啊?你眼睛長著有什麼用?走路也不知道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