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家的人做出這樣卑鄙下流的事,老爺子這口實在開不了。

“還有臉問我什麼事?長了眼睛自己看!”

霍老爺子臉色鐵青,將厚厚一遝檔案和照片甩到葉如蔓的臉上。

葉如蔓身上一痛,彎腰將地上的檔案撿了起來,當瞥到上麵的內容,她的小臉倏然蒼白起來。

這些分明……

是她買凶的證據。

葉如蔓之前為了保護自己,也用了不少反偵察的方法,但她萬萬冇想到的是,她買凶殺人的全過程竟被扒了個底朝天。

這時候,她再怎麼狡辯解釋,都是無用功了。

葉如蔓慌亂得跪在了老爺子和霍墨謙的麵前,求饒道:“爸,我錯了…是我利益熏心,動了歪念頭,你饒我一次!”

“說的輕巧!你的歪念頭就是買凶殺人?你這樣做有冇有將我這個做公公的放眼裡!”

霍老爺子震怒地拿柺杖打在葉如蔓身上。

葉如蔓覺得被老爺子這一柺杖打得骨頭都要散了,卻不敢吱聲,眼淚卻不停地往下流。

她必須求得老爺子的包庇。

不然,她下半輩子的榮華富貴,都會因這件事情徹底毀掉。

“爸,對不起,我真的知道錯了。”葉如蔓開始拚命磕頭,“我希望您能看在我是霍家兒媳婦的麵上,原諒我這一次,我保證我會用一輩子的時間來贖罪!”

霍老爺子看著眼前磕頭磕得砰砰作響的葉如蔓,心裡又恨又不忍。

再怎麼說……

葉如蔓都是他霍家明媒正娶的兒媳。

蒼梧察覺到老爺子的不忍心,冷聲道:“這個女人既然認下這宗罪,那我就把人帶走了。”

跟著蒼梧的兩個男人扣住葉如蔓的肩膀,就將她如弱雞一般,從客廳裡拎了出去。

“你們是誰?你們憑什麼抓我?”

“爸,我是你兒媳婦!你要救我!”

“你們不能這樣對我!我是霍家三夫人!”

“……”

霍老爺子的手掌攥緊龍頭柺杖,老眼微眯:“蒼助理,再怎麼說,你現在還是在霍家的地盤,你這樣做未免不太好看吧?”

蒼梧的視線從霍辭青和霍墨謙的臉上緩緩掠過,眼底閃過幾分淩厲。

“寧小姐是我們薄爺的女人,隻追究到葉如蔓,冇追究到霍梓鈞以及整個霍家,薄爺已經給足你們好看了。”

話音一落。

霍墨謙狠皺眉頭:“你把話說清楚!寧暖暖什麼時候是薄時衍的女人了?”

蒼梧雖隻是薄時衍身邊的助理,但他身上也有著不容人小覷的氣場。

“什麼時候是的,自然要問寧小姐和我們薄爺了。”蒼梧淡漠地問道,“不過我倒是想問問,當我們爺傾儘一切搜尋寧小姐下落的時候,霍少主您又在哪裡呢?”

聞言,霍墨謙如魚刺在喉,愣是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

“告辭。”

霍老爺子早知寧暖暖非池中物,卻冇想她竟是薄時衍的女人。

他瞥了一眼身邊魂不守舍的霍墨謙,當下心中一片瞭然。

放眼帝都,自己這個寶貝孫子雖然也是難得的苗子,可是真的要和薄時衍相比,卻又是完全不能相及的天與地。

薄公館的後麵有一座荒蕪的森林。

隻是這座森林離薄公館有些距離,平常冇特殊的事情,這裡一般不待人。

葉如蔓被蒼梧帶到了小森林的一座神秘宅子裡。

“你們不要殺我,不要殺我!”葉如蔓頭髮散亂,像個潑婦般叫喚著。

蒼梧打開一個鐵門,將葉如蔓推進一個有水的房間裡。

“我求求你……”葉如蔓怕了,抓緊鐵柵欄,痛哭流涕,“我錯了!我道歉!我求求你們放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