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時衍放開寧暖暖,囑咐蒼梧找來了一套女裝。

蒼梧送來的時候,寧暖暖將自己裹在被子裡,連腦袋都不願意露出來。

可恥!

這簡直是可恥他媽給可恥開門,可恥到家了。

蒼梧將女裝遞給薄時衍,目光不經意瞥到地毯上那被撕得襤褸的衣服,心裡暗道,怪不得要總裁要他過來送衣服,這戰況……確實太激烈了吧?

“衣服放下,人可以走了。”

“是。”

蒼梧正要離開薄公館的時候,接到了寧雲嫣的電話。

“雲嫣小姐…你有什麼吩咐?”

“蒼梧,我聽說時衍生病了,想來看看他。”寧雲嫣聲音溫婉道,“我很擔心他,又怕突然過來,引起他的反感,所以我想讓你幫我一起想想法子。”

“雲嫣小姐,您不用過來,爺身邊有爺指定的人照顧。”蒼梧表達得很婉轉。

“他指定的?”寧雲嫣滿臉訝異。

“恩。”

不知怎的,寧雲嫣腦海裡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寧暖暖。

寧暖暖被葉如蔓雇傭的殺手丟入江裡……

找了那麼多天都冇訊息,人不是應該早就被江裡的魚給吃乾淨。

寧雲嫣想否定自己心裡的想法,便試探性地開口:“蒼梧,時衍指定的人是…寧暖暖嗎?”

“恩。”蒼梧淡淡的應了一聲。

電話那頭的寧雲嫣聽了,卻是徹底懵在那裡。

寧暖暖冇有死?

她竟然冇有死!

更甚至……她現在人就在薄時衍身邊,貼身照顧他?

“雲嫣小姐,爺現在不希望有任何人打擾他,所以恕這個忙我冇有辦法幫你。”

電話掛斷後。

寧雲嫣還緊攥著手機,聽著聽筒裡傳來空洞的機械音。

葉如蔓到底找的是群什麼垃圾?

為什麼這麼簡單的事情都處理不好?

手指用力到指節處已經泛白,寧雲嫣在心裡暗暗發誓。

寧暖暖,這次算你走運,讓你逃過一劫,下次你絕不可能那麼幸運!

寧暖暖在薄公館的生活,除了照顧薄時衍,還要時不時被語楓語杉兩個小傢夥纏上。

一直和薄時衍獨處,寧暖暖的壓力很大。

所以每當兩小隻來找她,她的心裡都要鬆上一口氣。

這次薄時禮送語楓語杉幼稚園回家,兩小隻又纏上寧暖暖,要和她一起看書。

薄時衍默許。

薄時禮和薄時衍到了書房裡。

這是薄時禮除了江上被揍的那次之外,第一次再見到薄時衍。

比起上次在江上那種魂不守舍的感覺,現在的薄時衍,又重新變成了他所熟悉的薄時衍。

“哥,上次在甲板上……”薄時禮低著頭,頹喪地開口,“我也不是故意要說那些話打擊你,我隻是怕寧暖暖真的出事,你又陷進去從此一蹶不振……

畢竟薄家和語楓語杉還要靠你支撐。”

薄時衍拍了拍薄時禮的肩膀:“時禮,我理解你,但我不後悔打你的那兩拳。”

“哥,你真的認準她了?”

“自然是真的。”薄時衍鄭重其事地頷了頷首,“這件事讓我明白,萬千世界,我隻想要她。”

聞言,薄時禮被薄時衍的話所動容。

兩人聊了會兒。

薄時禮把隨身帶的一份資料擺放在薄時衍的麵前,沉著的開口。

“哥,我知道你一定會查寧暖暖落水的元凶,這些日子你不方便,我都替你查好了。”

薄時衍沉著俊臉,從檔案袋裡拿出檔案和照片。

“又是霍家?”薄時衍的眉頭緊蹙,聲線冷若寒川,“既然霍辭青教育不好子孫,那不妨由我代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