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小熠用力點點頭,眉眼間儘是篤定。

“我為媽咪量身定做的GPS定位裝置肯定冇問題。”

怕薄時衍不信自己的話,他又焦急地補充。

“媽咪肯定是遇到危險了,她絕不會人在岸上故意把裝置丟進江裡,唯一的可能就是她落水後,水泡得裝置失靈了。”

薄時衍的心像是被狠狠撕開了一塊。

明明前幾天她還像隻小貓一般,柔軟地躺在他懷裡,現在卻生死未卜。

一種從未有過的恐懼感瞬間縈繞在他的心口。

“無論真假,我都要找到她……”薄時衍斜睨了蒼梧一眼,臉色陰沉道,“把薄家所有的遊艇調到江邊搜尋寧暖暖的下落,我要見到她的人。”

“爺,我這就傳達下去。”

蒼梧領命就去佈置了。

薄時禮望著臉上冷若寒霜的薄時衍,心裡跟著沉了下來。

他本身並不關心寧暖暖的死活,但見到薄時衍對寧暖暖的癡迷,他卻不得不擔心起來。

寧暖暖活著,自然一切都好。

要是打撈上來的是一具腐爛水腫的屍體,大哥會被這份執迷折磨成什麼樣子?

薄家出動所有遊艇輪船的事,自然也傳到了薄齊銘薄老爺子這兒。

薄老爺子被寧暖暖氣過之後,身體也出了點小毛病,寧雲嫣特意抓住機會表現自己。

她這幾天就住在本家,一直陪著老爺子,親自熬藥侍奉,閒暇時間陪他下棋散心。

當老李將資訊傳過來的時候,寧雲嫣正好也在場,將這個訊息聽個正著。

“時衍真是瘋了!”薄老爺子聽聞後,一怒之下拍桌,將桌麵上的茶杯也拍翻了。

“爺爺,彆氣啊!”寧雲嫣上前忙扶住他的身子,“您前兩天就為了那事兒生氣,傷了不少,不能再被這件事情影響身體。”

“我怎麼能不氣?一個女人失足落江而已,用得著他這樣興師動眾的!”

“爺爺,那個女孩在時衍心中占了很重要的位置,他這麼做也是發自肺腑……”

“什麼發自肺腑!”薄老爺子撚了撚鬍鬚,冷笑道:“落江也挺好,這江水又深又急,掉進去也是凶多吉少!這女人死了是好事,這等於是少了個煩人的禍害!咳咳咳……”

“爺爺,您身體要緊。”

寧雲嫣垂下小臉,嘴角偷偷微勾起來。

她冇想到葉如蔓這女人做事還是挺有兩把刷子。

之前她還以為葉如蔓辦成這件事情還要多花點時間,冇想到她動作那麼快,解決的也很利落乾淨。

寧暖暖這顆眼中釘拔了,以後‘薄太太’這個頭銜自然也是她寧雲嫣的囊中之物了!

“雲嫣,你這身醫術去做明星實在太可惜了,要不我幫你開個醫院?”

“我…我哪裡行?”寧雲嫣心虛地搖頭,“我也隻能治點小病。”

“什麼小病?要不是當年我早就被閻羅王給收了。”薄老爺子擺了擺手,“你這孩子就是太謙虛,太低調,這事兒我看成,等過些日子我就以你的名義幫你建起來。”

寧雲嫣哪裡懂什麼醫術,隻能苦笑幾聲。

……

此時,深夜的江岸線,燈火通明。

十幾輛遊艇在江麵上作業,還有更多的遊艇從其他江麵區域趕來。

薄時衍站在一艘遊艇上,目光一瞬不瞬地盯著江麵。

這個女人那麼聰明,那麼狡猾…絕不可能就這樣死了的。

可是——

江風呼嘯,被搜救人員丟下的救生圈也被大風吹散。

男人緊攥著欄杆,指節處泛著青白色,嘴唇囁喏著:“寧暖暖,你要是敢死……”

頓了頓,他滿眼悲涼,一字一字道:“寧暖暖,你不能死!”-